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5.我娶你

075.我娶你

  前一秒我还脸红心跳,这一秒我的心已经坠进冰窟窿里去了,如果不是林思思现在还呆愣着痴望秦慕琛,我一定以为她是心机婊故意这么说的。

  这简直是要害死我的节奏啊!

  周仙仙发现气氛不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哈欠着说道,“哎呀好累啊。我知道客房在哪,先去休息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把林思思给拖走,这烂摊子算是甩给我了。

  秦慕琛见我不说话,丢开我的手掐住我腰身。一把将我搂进他怀里,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笙箫是谁?”

  我拳头都紧张的缩起来了,他又不会杀人,我咋这么怕他呢?

  再不回答他估计就真怒了,我只好照实说。“他是殡仪馆工人何叔的儿子,大学毕业刚回来,父母很想撮合我们,但是我心里没那个意思。”

  “反正你对他没意思,那我去把他杀了。”

  “不要。”

  “你还说对他没意思?!”

  秦慕琛突然提高声线,掐在我腰间的手也加大力道,我痛的拧起眉头,这人又在乱吃什么醋啊?

  “真没有。你怎么总是不相信人?”

  “就算你没有那他呢?要是他敢肖想我的女人。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果!”秦慕琛说完直接把我横抱起来,我赶紧搂住他脖子,温热的男性身体让我有些慌乱。

  秦慕琛抱着我往楼上走去,这大晚上的不用猜也知道要做什么,刚进房间我就从他怀里跳下来,“慕琛,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咱们聊聊天,然后我去和仙仙一起睡。”

  秦慕琛就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你当我是柳下惠?”,

  然后褪下西装挂在衣架上,他身材挺好,就是没什么肉肉,白衬衣松松垮垮和他冷冽的气质有些不搭,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和以前一样了。

  脱完西装他又开始解皮带,咔嚓咔嚓几声,西裤就掉地毯上了,两条白皙的大长腿露出来,我一下就看到衬衣角下遮不住的帐篷,惊呼一声赶紧转身闭上眼睛,可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刚才的画面。

  那大家伙,雄赳赳气昂昂,似乎要把短裤给撑破了。

  以前他是鬼,我们做的时候衣服裤子被他用法力就弄没了,少了很多坦诚相见的尴尬,可现在他如此自然的在我面前脱衣服,那待会可怎么办?

  我脑子正一团乱呢,他滚烫的身体已经贴上来了,因为是八月,我穿的衣裤都是很薄的那种,明显感觉他已经脱光光了,身子瞬间软下来,没想到秦慕琛这么开放。

  他温热的气息吹到我脖颈上,湿湿的吻轻舔着,两手伸到我胸前解我衬衣扣子。

  “慕琛。”我深呼吸抓住他手,他的吻停了,似乎在等着我接下来的话,“慕琛,我只是来看看你,我……我下去和仙仙一起睡!”

  才刚转身就被他抓住,这次他不像刚才那么温柔了,蛮横的将我拉进他怀里圈起来,让我面对着他,他果然已经脱光光了,我视线到处游离不知道该看哪,可心思总忍不住往他下面飘。

  完了,我好像中毒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笙箫的男人了。”

  “没有。”

  “那为什么拒绝我?”他说这话的时候,手上力道又重了几分。

  我真是对这个醋坛子无语了,不过心里蛮开心的,看来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还是说出来才好,我伸手抵在他胸膛上,“我喜欢的人是你,只是现在我不知道该拿你当慕琛还是慕霖,要不你从慕霖身体里出来?”

  秦慕琛听我这么说脸色缓和不少,“我暂时没办法出来,宗昇冒了很大风险才把我和慕霖融合,我现在要是贸然出来,很可能会魂飞魄散。”

  “那怎么办?”记丽丸弟。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身体已经是我的了,想知道慕霖走的时候跟我说什么吗?”秦慕琛说着,又伸手来解我扣子了,不等我回答,他反倒自顾自的说起来,“慕霖说很喜欢你这个嫂子,希望我和你多生几个孩子。”

  多生几个孩子几个字听得我脸红心跳的,他已经把我衬衣扣子解开了,从肩膀上褪下去,然后将我扣在怀里伸手去后背解我内衣,他的下巴磕在我肩膀上,“知道么?我早就想以人的身体和你做了。”

  话落,他把我扣子解开了,将我的衣服扔在地上,我羞涩的想用双手捂住身前,可他先一步把我抱起来了,引得我惊呼一声。

  “老婆,今晚我要把第一次给你。”

  擦,他还有第一次?

  我被他放到床上,羞愤的捂住脸让他去关灯,可他偏不,急不可耐的开始脱我裤子,我心头又烦又乱,最后干脆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去想了。

  等脱完了他扑上来含住我的唇,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和他做过很多次了,这一次我的心跳的非常快,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就像偷尝禁果似的。

  估计是今天太紧张了,我很快就浑身瘫软意乱情迷了,缠着秦慕琛的手忍不住覆上他的后背,双脚也将他腰身缠起来。

  秦慕琛勾唇笑了笑,在我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后腰身压下来却抵门不入,看着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既然你父母那么想你出嫁,我娶你!”

  说完,他沉身进入,我满足的闷哼一声,原本就意识涣散,他又含住我耳珠搞得我全身酥麻,瞬间让我坠入无边无际的情欲之中,翻沉在他身下。

  我娶你三个字就像是魔音回放,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今天晚上秦慕琛特别疯狂,就像食髓知味猛兽,把我啃的尸骨无存。

  第二天早上,我浑身就像是被卡车碾过似的,手臂还有两腿肌肉酸痛,特别是两腿间传来的酸痛让人尴尬,秦慕琛不知哪里找来了一条女人的裙子扔给我,让我穿上。

  等我穿好之后他直接带着我去了秦天弘的房间,秦天弘见了我先是一愣,随即摆出一副慈爱的样子,显然还想着利用我,现在不着急撕破脸皮。

  “爸,我要娶桃花。”

  “什么?”秦天弘脸上肌肉抽了抽,慈祥的样子有些绷不住了。

  “我要娶桃花。”秦慕琛又说了一遍。

  我偷偷偏过头看着他,心里噗通噗通,他昨晚上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很开心,也很期待,没想到第二天他就付诸行动,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感觉有点脑充血了。

  秦天弘脸色难看,扫了我一眼之后视线落在秦慕琛身上,“你知不知道现在政局有多乱?我没强迫你联姻已经对你够宽容了,你还想折腾什么?我承认桃花是我秦家的儿媳妇,但是你们现在的关系还不能公开。”

  “我只是来知会你一声,并不是征求你同意。”

  秦慕琛说完就拉着我转身出去了,刚出房门就传来秦天弘的暴喝,紧接着就是咳咳咳的声音,就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似的,一声一声咳的怪可怜的。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父子有什么恩怨,但秦天弘看起来估计也没几天时间了,这么气他于心何忍?

  “慕琛,回去看看你父亲吧,他咳的很厉害。”

  “你放心,他死不了。”

  “他要真死了你就后悔莫及了!”要是刚才那一句成为了他们父子间最后一句话,慕琛以后该多难过。

  秦慕琛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冷眼看着我,“你现在又诸多阻扰是什么意思?不想嫁给我想嫁给那个叫笙箫的么?”

  我明明没有那个意思,他为什么总是这样?

  别说他不痛快,秦天弘那样对我难道我痛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