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6.恐怖符文

076.恐怖符文

  他吃醋代表他在乎我,我很开心,可他现在完全吃醋过头了,这简直就是污蔑!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父亲现在病着又气成那样怪可怜的,咱们的事也不急于一时。”要是秦天弘一直不同意,大不了等他死了之后再办婚事。反正我已经是慕琛的人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快死了还想操控别人的人生,其他的事情我都能妥协,唯独这一件!”他说完抓住我的手狠狠握紧。“我要你嫁给我!”

  这样的他让人无法拒绝,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秦慕琛如释重负,将我拉进他怀里狠狠拥着,过了好一会才把我放开,然后牵着我下楼,下楼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秦天弘的房门。正好见到宗昇从里面出来。

  宗昇满脸阴鸷,看我的样子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记余纵号。

  我从来没想过秦慕琛向我求婚的场景,不敢想,我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幸福晕厥过去。

  可是现在,我虽然心里高兴,但这幸福就跟偷来的似的,让人惴惴不安,尤其想到秦天弘刚才痛苦咳嗽的样子。我心里全是愧疚。

  林思思看着我和秦慕琛一起下楼。害羞的掩嘴轻笑,仙仙也朝着我挤眉弄眼,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猜也知道昨晚上发生什么了。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见她们两个,心情也比之前好多了。

  昨天晚上走的时候没和家里说,老妈打电话问我去哪了。我随便撒了个谎就说马上回家,仙仙没见到宗昇,撇撇嘴啜了声没劲就出门开车去了。

  秦慕琛送我到门口,突然又拉着我进了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枚男款尾戒,应该是他带过的,他取出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上,没想到刚刚合适。

  “我现在还不能出去,三天以后给你补上。”

  说完,他又站起来亲吻我的额头,然后才把我送出门去。

  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全是他给我带戒指的画面,忍不住偷偷扬起幸福的嘴角,可每当我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秦天弘盛怒的样子又会跳出来,让我一阵歉疚。

  现在是白天,仙仙自己开车,见我坐在旁边一会笑一会又愁眉苦脸的,吐了吐舌头,“你恶心不恶心,现在还在回味么?难道和人做比和鬼做爽?”

  要是以前我肯定回她一句你试试就知道了,可是我现在没心情。

  正好她搭话,我干脆把今早上的事情跟她们说了,没想到那两个丫头完全没抓住重点,齐齐惊呼,“天啊,秦慕琛竟然向你求婚了。”

  我无语,“我在和你们说秦天弘啊,慕琛的亲人就只剩秦天弘了,秦天弘估计也命不久矣,我们还这样忤逆他,他今天差点没被气死,我好愧疚。”

  “你也知道他快翘辫子了,那还担心什么,没准你还没嫁过去,秦天弘就死了。”

  林思思是古人,受过良好的礼仪涵养训练,不像周仙仙尽说些没用的,想了半天劝我说道,“秦天弘是秦慕琛的父亲,他自己都不在意,你嫁过去之后做好媳妇的本分就行了,千万别妄想做和事佬,否则你只会夹在中间受气。”

  “那秦天弘岂不是太可怜了,我听说他这次生病全是虞锦天害的。”

  “瞧你又来悲天悯人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回去先把你父母搞定吧,我觉得先搞定你爸会比较好,秦家家世显赫,你老爸一定会同意的。”

  损完我又开始损我爸了,我懒得理周仙仙,拿出手机翻看昨晚宗昇存下的号码,踌躇着要不要拨过去。

  记得我去阴间的那晚上见过秦天弘,当时他要我去阴间秦慕琛都没阻拦,而且当时秦慕琛虽然对秦天弘有不满,但姿态还算恭敬,浑身鬼气也下意识的收敛着,完全不像今天这么激愤。

  难道分开后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宗昇肯定是知道的,我终于安奈不住好奇,摁下了通话键。

  “喂?”

  听筒里传来宗昇的声音,听他口气不知道这号码是谁,我正想说话,却听见听筒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慕霖!你才刚好些怎么就下床了?”

  我整个人瞬间不好了,赶紧竖着耳朵仔细听,心里祈祷宗昇千万不要挂断电话。

  紧接着秦慕琛的声音传来,“我已经把名字改成秦慕琛了,以后别叫错!”

  秦慕琛的声音很冷,却没有生气,也没有为这个女人的突然到来感到惊讶,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女人经常来!

  这个女人是谁?

  我还想再多听一些,宗昇喂了两句之后没人应就把电话挂了,我拿着电话的手无力的落到大腿上,脑子里全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声音质感纤细,隐约能猜出来是个美女。

  “给谁打电话?”

  “给我妈呢,想告诉她们在路上,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她又唠叨。”我牵强的扯开嘴角,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又做不到。

  真想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显然我是回不去了,也不敢让林思思回去,被宗昇抓住就惨了。

  哎烦死了!

  或者那女人只是慕霖生前的朋友?

  慕琛都向我求婚了,我还担心什么?

  我就这样纠结着,忐忑着回到家里,老妈看我和周仙仙一起回来,也没多问,冯岳峰叫来的施工队已经开工了,器械、工人都挺专业,把我老爸乐的合不拢嘴。

  林思思心念笙箫,刚回家就飞去笙箫上班的医院了。

  我本来想把秦慕琛求婚的事情告诉父母,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那个女人的声音也时不时窜进我脑海里,原本令人幸福的求婚演变成了纠结。

  躺在床上睡不着,我干脆拿出香炉画了个八卦坐在地上修炼茅山术,还好这个能让我静下心来,没多久就进入入定阶段了。

  能感觉到有股暖流通过鼻息汇聚到我的小腹,变成一团蓝白光晕燃烧着,这应该就是我练出来的精气神吧,也就是所谓的法术。

  我舒缓的吞吐着,细细感觉那股暖流在我体内流动,可当那些暖流运行全身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黑色了,从我吞吐间练出来的白色精气神和行转周身回来的黑色气血相互叫错缠绕,在我小腹内形成一个阴阳太极的形状。

  刚开始那个太极阴阳调和还很平衡,可那些白色精气神终究是要运行全身的,没多一会黑色就远远超过白色部分了,我小腹由原来暖暖的变成轻微绞痛,逐渐又变成剧痛。

  剧烈的痛苦实像刀绞一样让人难以承受,我忍不住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豆大的汗水从额际滑落。

  完了,该不是走火入魔什么的?

  我想给仙仙打电话,找了半天没找到手机在哪,就是这找东西的时间,我手背上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黑色血管,那些黑色血管就像是一张网,我立即爬到穿衣镜跟前,一看里面的自己差点没被吓死。

  不仅是手上,我的脸上脖颈往下,估计全身都有这种黑色的血气在流动,细细一看会发现,这些气血是有规律的在行走,就好像是在画符一样。

  我脑袋翁的一声,猛然想起之前在秦慕琛脸上见过,那时候他被宗昇控制,要杀我。

  难道是宗昇?

  绝对有可能,之前他从秦天弘房间内出来的时候,那眼神太可怕了,难道秦天弘给他下了命令?

  “啊--”

  好难受,我就像发狂一样在地上打滚,脑袋也痛得根本无法汇聚思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