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7.控制人的巫术?

077.控制人的巫术?

  我感觉那张网正在慢慢收紧,一起往我体内束缚去,仿佛要把我的灵魂关在牢笼之中。

  这难道就是控制人的巫术?

  情急之下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忍着疼痛站起身结出指法念咒,右脚不停在地上跺,仙仙姥姥啊。快上来救命啊!

  “茅山第三百二十八代弟子陈桃花,恳请仙师温世娴上身,斩妖驱邪,开令急召。急急如律令敕!”

  “急急如律令敕!!”

  没反应!!!

  我都要急死了,以后一定要勤加练习法术了。

  趁现在脑子还算清醒,我立即换成请鬼,右脚一跺叫出虞睿的名字,“茅山第三百二十八代弟子陈桃花,恳请虞睿上身。助我斩妖驱邪,开令急召,加急急如律令敕!”

  也不知道虞睿上次上我身是凑巧还是我真的能请鬼了,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我强迫自己镇定心神心里默念虞睿的名字,想象着他突然出现的样子。

  可是毫无反应,最后,我痛到不能呼吸了。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再后来我只觉得浑身冰凉。身体慢慢缩小,刚才小腹内阴阳八卦阴门开出,黑色阴门就像是一个黑洞,而我正无力的往里面飘去,估计进去之后我身体恐怕就要被宗昇强占了。

  就在我要堕入冰冷的黑暗中时,身后贴上来一股冰凉,我被人从后背横抱起来。欣喜的抬起脑袋,果然是虞睿!记余边划。

  我想叫一声他的名字,可整个人就像是被扔进了搅拌机,痛得我只能狠狠揪紧他的西装,在他怀里抽搐。

  虞睿什么都没说,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刚一出现,那些血色气脉就像是触手一样缠过来,他抱着我立即逃离,但符网显然不想放我们离开,一层又一层铺天盖地的袭来,虞睿没办法,只好把我护在怀里,直接用蛮力冲了出去。

  宗昇法力高强,虞睿冲破符网之后浑身血迹斑斑,就像是被泼了硫酸似的。

  他一刻不敢停留,直接带着我从窗口飞出去。

  我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从我魂魄一离开,身体的痛苦好像就消失了,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阴冷的眸子看着我,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弧度。

  不是宗昇?

  我敢确定刚才那抹眼神我从来没见过,而且阴狠的眼底闪过些许妩媚,应该是个女人。

  猛然想起之前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女人声音,抢夺我身体的会是那个女人么?

  显然她不想让我们就这样逃走了,飞身迅速追上来,手里不知从哪里多出一条金色鞭子,甩过来就想把我们缠住,我擦,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厉害,这修为都能赶上虞锦天了!

  虞睿也是大惊失色,差点就没躲过。

  她的鞭子看似有形实则无形,恐怕是一种法术,周仙仙姥姥留下的手札我都看完了,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法术,应该不是茅山派的人。

  她身形极快,一鞭没成功,迅速又来一鞭,鞭子划破空气发出的嗖嗖声让人心惊胆战。

  离开身体之后我身上的疼痛也消失了,我立即从虞睿身上跳下来,将受伤的他推开,“谢谢你救了我,你快走,我来拖住她!”

  “你是傻子么?她的目标是你。”

  那女人见我们不逃了也没追,落在地上沉眼看着我们,“一个也别想逃,今天就把你们全给收拾了!”

  艹,连说话都是我的声音!

  “你是谁?为什么要强占我的身体!”我肺都要气炸了,这女人他妈的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的身体?现在这身体已经是我的了,从今以后再没有你!”

  冒牌陈桃花说完脸色一狠,啪一声甩着鞭子冲上来,就在这时候,院门从外面打开了,我老爸扛着锄头走进来,吓了一跳,立即上前钳住她手臂大喝,“妞儿啊,你一个女孩子上串下跳像什么?”

  “让开!”

  冒牌陈桃花一拂手就把我爸掀翻到地上,虞睿见这情况抓住我手腕就把我拉出去,“走,我们打不过她!”

  “不行,她太厉害了,伤害我父母怎么办?”

  我回头,正好见到老爸气呼呼的从地上爬起来,冒牌陈桃花刚追到门口被收工回来的一串工人挡住了,纵然她法术再厉害,也不能像鬼一样穿透物体。

  等她把那些工人拨开,虞睿已经拉着我逃了很远了,只是我隐约看见她和我爸争吵的样子,心里担心的不行。

  我爹虽然总坑我,但确实宠我,我妈从小到大重话都不会对我说一句,此刻那个冒牌的陈桃花正对着我爸大呼小叫,看着我爸鼻子都气歪了,我眼泪没骨气的从眼睑中滚了出来。

  我们一直逃到市区虞睿才把我放下,此刻我们站在天波酒店的楼顶上,从这里隐隐可以看见殡仪馆的小村子。

  “刚才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正修炼法术,练着练着突然有股邪气入侵,感觉它想要侵占我的身体,无奈之下我想请仙仙姥姥上来救命,可惜修为不够,就只好其请你了。”说道这里我泄气的低下头,“其实我也不确定能不能真的请到你。”

  “周仙仙她姥姥现在是地府鬼差,应该算是神职,你请不动很正常,不过我确实是你请来的。”

  “真的吗?”

  没想到我居然能请鬼了,可惜还没高兴两秒钟就被抑郁的心情取代,冒牌的陈桃花不会因为没抓到我就伤害我父母吧?

  虞睿走过来坐到我旁边,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也没捉弄我,看着我家的方向微微眯起视线,“放心吧,那个女人是道士,杀鬼还行,对人不敢乱来,你父母肯定会没事。”

  “道士要杀人有一千种方法,比人还可怕。”

  虞睿脸色一僵,“那个女人不是我父亲派去的,他手下弟子不少,我从来没见过女弟子。”

  他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比喻一下,我知道她不是你父亲派来的,那种法术我见过,和之前控制秦慕琛的法术差不多,应该和宗昇有关。”

  “你现在是鬼,如果宗昇真的和那个女人是一伙的,你最好别去找他。”

  “是啊。”

  我狠狠抓了几下脑袋,家也回不得,宗昇那里也去不得,眼下只能去找何笙箫了,光头和桃子还在家里,别被那个女人给收了。

  虞睿听说我去找何笙箫点了点头,站起身微微眯起视线看着远方,“你去吧,我是你请的鬼,现在没有身体占据,必须要马上回阴间。”

  我赶紧站起身,“别回去了好不好,下面恶鬼那么多,你现在还有伤,太危险。”

  虞睿听完之后笑了,俊脸凑上来,连呼吸都喷到我脸上了,“又在担心我了?”

  “你是我朋友,我怎么能不担心?”

  “错,我是你老公!”说完,他又靠近一些,在我脸上啄了一口,“下次再叫错,可不会像今天轻易放过你了,别愁眉苦脸,赶紧去找何笙箫!”

  他的话音还在,身子已经朝着楼下坠去,我下意识就要去拉他,手伸出去之后才想起来他是鬼!

  这里是二十八楼,虞睿帅气的身影急速下坠,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对我张开怀抱,回头一看天台的门是锁上的,想下去必须跳楼,我心里暗骂了一句,闭上眼睛跳了下去。

  只是虞睿的身影落到半空中就消失了,我惊慌失措,赶紧控制身体,费了好大劲终于安全落在地上,长长舒出一口气。

  这里算是市中区,车水马龙,却没人看得见我,以后只能靠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