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79.抢男人

079.抢男人

  何笙箫原本打算长期作战,留在桃花身边默默的守护她,她总有一天会发觉自己的好,然后义无反顾投进他温暖的怀抱,可谁曾想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就算眼前桃花的身体里是别的女人,可那一模一样的面颊和声音。也能让他心跳加速,嘴角不自觉的笑开。

  假冒的陈桃花低头轻笑,没想到这个男人蛮纯情的,真想逗逗他看看他的反应。

  姚淑惠听说桃花终于肯嫁给笙箫了。高兴得连自己正在训她都忘了,一连问了三遍,得到都是肯定的答案之后,兴奋的跑去墓地找陈桃花他爸去了。

  何笙箫心里是高兴,但没忘记眼前这女人根本不是陈桃花,立即收起脸上的笑意。“你是谁?”

  “你说我是谁?”

  陈桃花摇着细腰朝何笙箫走过去,伸手就覆在他胸前,肆无忌惮的在他胸膛上游走,纤细的手掌就像是带着魔力,滑过之处全都撩起阵阵酥麻,何笙箫忍不住浑身轻颤。

  他前两天晚上才把初吻送出去,啥时候受过这种挑逗,那女人好像非常了解男人。不仅手上的动作惹火。一颦一笑全都摄人心魄。

  何笙箫只觉得心里头跟猫爪似得,连去抓住她乱动的手都没有勇气,趁着小腹下的某处还没撑起来,逃似的回房把自己关起来。

  “艹!!”

  这是何笙箫生平第一次骂脏话,一拳打在墙上,疼痛也没能让他清醒,脑子里全是陈桃花的勾人的眼神。没想到平时野丫头似得陈桃花风骚起来这么媚人。

  窗外传来陈桃花银铃般的笑声,何笙箫双颊滚烫,气的两眼通红,低咒一句拉开房门又冲出去。

  假冒的陈桃花看见他又出来,笑得更欢了,这小子一定是个处男,要是能把他搞到手,就算是借着陈桃花的身体,也能增加不少修为。

  何笙箫走过去直接拽住陈桃花的手想把她拖回房里去换衣服,没想到陈桃花顺势转了一圈,直接倒在他怀里,抓着他的手让他们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何笙箫搂着她一样。

  她另一只手则覆上他帅气的面颊,“脸都红成这样了,是不是很想和我做?”

  “你到底是谁,别太过分!”

  “我是谁重要么?你不是一直想娶陈桃花么?我不仅可以让你娶她,还能让你得到她。”陈桃花说着抓住何笙箫的手往上,从那只有半截的T恤里伸了进去。

  虽然隔着胸衣布料,可盈盈一握的触感还是让何笙箫呼吸急促,忘了立即把手拿开。

  周仙仙把车停在院子外面,让我们在车里等,可我担心桃子,忍不住和思思一起偷偷跟在她身后,没想到刚进院子就看见何笙箫和假冒桃花搂在一起,连手都伸到衣服里面去了。

  “何笙箫!!”

  “陈桃花!!”

  我和林思思几乎是同时暴喝,林思思偏过头看着我,阴狠的眼神恨不得把我掐死,我赶紧摆手,“林思思他妈你看清楚,我的魂在这呢,那个女人上了我的身,她用我身体做什么我无法控制啊!”

  林思思恍然大悟,一看何笙箫和陈桃花还搂着,气得一跺脚飞身而起,在空中甩出一条白绫缠住冒牌陈桃花的脖子,手上用力一扯就把她从何笙箫怀里扯出来了。

  冒牌陈桃花刚才只顾着调戏何笙箫了,没想到突然被袭,立即两指放在唇边念咒,下一秒林思思的白绫燃了起来。

  林思思赶紧把白绫丢掉,可她的白绫就像是用不完似得,又迅速飞出一条缠在陈桃花腰上,越收越紧。

  擦,那可是我的身体啊,我赶紧大叫,“林思思你小心点!”

  何笙箫听到声音才回神,一看我正用吃人的眼神望着他,硬着头皮小跑到我跟前,“桃花,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给我解释,自觉去把手剁了!”

  “桃花……”

  让他回来帮我办事,居然趁着我魂不在跑去吃我豆腐,真是气死我了!

  林思思是大家小姐,一项讲究礼义廉耻,没想到这个冒牌陈桃花如此不要脸,穿成这样勾引她的笙箫,气得发丝狂舞,连周围的空气都被她的煞气带动,连出好几掌把陈桃花震退数米。

  周仙仙看着他们两打架也没办法上去帮忙,林思思是鬼,她出手必定伤到她,万一把我体内的女人逼急了,没准她一刀割我脖子上,那我就彻底玩完了。

  “仙仙,到底怎么办?”我急的跳脚。

  “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用你的身体都能和林思思打成平手,法术高强,看不出什么路子,硬来肯定是不行了,或者可以暂且让笙箫和她结婚,等她放松警惕了再下手。”

  “不行!”

  我和笙箫脱口而出,还好他没同意,否则我非掐死他。

  今天在医院见到何笙箫的另一面,我连和他待在一个屋檐下都觉得心惊胆战,要是和他睡一张床上,谁知道会不会被他掰开双腿做人体研究。

  何笙箫满脸尴尬,干脆也不解释了,让周仙仙想想别的办法。

  “没有别的办法,要想把她逼出去,首先要知道她用什么媒介进入的,不然就算把她捆起来咱们也拿她束手无策,问问她到底想干嘛吧。”

  周仙仙走过去把气急败坏的林思思拉到身后,看着此时头发有些散乱的冒牌陈桃花,“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冒牌陈桃花干脆坐到地上,伸出手指沾了沾嘴角血迹,媚眼看着何笙箫,“我就要他!”

  “贱女人,我……我艹尼玛的!”

  林思思,实在找不到骂人的,急的把平时从我们这里学到的脏话都说上了,手指锵一声伸出十多厘米长的黑指甲,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冒牌陈桃花眼前,伸手钳住她纤细的喉咙把她举到空中,要不是我惊呼一声,她估计就拧断我肉体的脖子了。

  “哈哈哈……”

  冒牌的陈桃花狂笑起来,笑罢之后媚眼看着林思思,“且不说你根本杀不了我,我就是让你杀,你敢么?你杀的只是陈桃花罢了,而我只会回到自己的身体。”

  “你……”林思思气得清秀的小脸都抽搐了。

  我赶紧让她别冲动,最后林思思银牙一咬,直接把冒牌陈桃花甩出好几米!

  还以为她会摔的很惨,没想到那家伙在空中几个三百六十度转体,稳稳落在灵堂前,站在台阶之上俯视林思思,眼底全是轻蔑。

  “小妞还挺能耐的,不过想对付我,还差了点!”

  “你……”林思思眼神一冷想冲上去,被周仙仙抓住。

  周仙仙左手抓着林思思,右手直接把何笙箫推向前,“这个男人给你了,但是你必须答应不准伤害桃花的父母,还有这殡仪馆的所有人!”

  “周仙仙你发什么疯!”何笙箫不可置信的看着周仙仙。

  林思思更不答应,但周仙仙死死的拉着她的手,我和仙仙心意相通,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我赶紧上前凑到思思耳边小声说道:

  “思思大局为重,不是我怕死,只是那个女人深不可测,我们不一定伤的了她,万一把她惹毛伤了笙箫和我的父母就不好了。”

  果然,下一秒院门外就想起我父母还有何叔的说话声,三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看样子在商量我和笙箫的婚事,进来后直接穿过我的身体,他们只能看见周仙仙笙箫还有冒牌的陈桃花。

  我妈高兴的拉着仙仙,“仙仙来了啊,今晚就在这吃饭吧,今晚姚姨做好吃的给你们吃,咱们桃花和笙箫要结婚了!”记鸟场巴。

  “不吃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仙仙说完就拉着我们往外走,知道我妈看不见我,我也没浪费嗓门,看着她上去把那个假冒的我搂进怀里,我心如刀绞,那个女人还挑衅的冲我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