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0.求指条明路

080.求指条明路

  笙箫则满脸无奈,因为没能帮上忙,眼底全是歉疚。

  “说真的,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憋屈过,那女人他妈的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我攥紧双拳,恨不得立即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到时候我一定大开杀戒,大杀四方!!!

  在门口碰见从墓地收工的工人,光头也在其中,他一手抱着桃子。哼哈二将跟在他身后,听见我爆粗口,拨开人上前,一看我又变成魂魄了,反应和周仙仙第一次见到时一模一样。

  “大妹子,你当魂魄出窍是闹着玩呐?”

  “你们怎么在这里?”

  “桃子说你不见了。我带她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在这里。”光头说着把手里的桃子交给我,无意中看到里面正在和我妈说话的冒牌桃花,眨了眨眼睛,“艹,老子眼光花了?”

  “你眼睛没问题,我身体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强占了,她道法高强。我们打不过。先离开这吧。”我抱着桃子往外走,光头和哼哈二将不信邪的又跑去看了眼才跟上来,一直缠着我问怎么回事。

  我没心情搭理他们,等上车之后赶紧问周仙仙,“你是不是看出什么端倪了?”

  周仙仙发动车子离开,林思思站在车顶上,我真害怕她没忍住又跑回去了。好在她看了会就钻进车里,楚楚可怜的望着我,我赶紧把脸别开,这事我还真没办法,我自己都焦头烂额了。

  等开出好一段距离之后周仙仙才说,“刚才那个女人无意间说了一句话,她说你的身体死了她就会回到自己的身体了,那咱们为什么不去找她的身体呢?只要把她的身体控制住,还怕她不离开?”

  “有道理,可是咱们上哪去找她的身体?”

  “那女人看上笙箫了,估计这两天就会和他结婚,咱们去找姨姥姥肯定来不及了,就找我姥姥上来问问吧。”周仙仙说完直接把车开到一片空地上。

  现在差不多晚饭的时候,路上没什么人,她下去之后就立即请姥姥上身,“茅山第三百二十八代弟子周仙仙,恳请仙师温世娴上身,斩妖驱邪,开令急召,急急如律令敕!”

  咒语念完,周仙仙立即翻了个白眼,眼球再泛黑的时候,已经变成苍老的眼神了,视线扫了眼我和身后的几只鬼,最后落到我身上。

  “小徒弟,这几个鬼也劳烦为师?”

  “不是不是,这些鬼都是我朋友,师父你没注意我都变成魂魄了么,我的身体被一个道士强占了,咋办啊?”

  仙仙姥姥这才发现我现在是鬼魂,神色稍微严肃些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赶紧把自己怎么被强占身体的事从头到尾给她讲了,“师父,咋办啊,仙仙都看不出来那个女人用的什么巫术,你有办法么?”

  “这事难办,听你刚才讲那个女人腰上系了红绳串着铜钱,把她逼不出去,你也进不去。”记鸟他扛。

  “仙仙说可以找到那个女人的身体,控制她的身体威胁她出来。”

  “这种属于高级法术,施法的时候肯定有人在旁边守着,而且这种法术只要知道了你的生辰八字,可以施法于千里之外,你们上哪去找?”

  “那岂不是没办法了?”

  “办法有,只要先取下她腰间红绳,再给她灌下清水符咒,用拘魂大法把她抓出来,然后你再回去,用定魂针插在掌心之中,到时候她就没办法再强占你的身体了。”

  “这么简单?”清水符咒我知道,就是一般的化水。

  “此事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简单,必须要修为至少高出那个女人一倍才能把她抓出来,修为太低一次没有成功,她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而且那个女人肯定会小心她腰间的红绳,想取下来也不容易。”

  仙仙肯定是不行了,除此之外虞锦天肯定比那个女人修为高,可是我上次才坏了他的好事,他没来找我我已经阿弥陀佛了,哪里还敢去找他?

  宗昇那边,没准这女人就是他安排的,他肯定不会帮我。

  “师父,我实在想不到谁了,您救人救到底,给我指条明路好么?”我急得都快哭了,光头他们一听事情这么严重,都闭口不言,桃子也乖乖的趴在光头身上听着,偶尔转动转动黑溜溜的眼珠。

  “为师倒是可以,只不过现在是阴差不管阳间事,除了巫山仙仙他姨姥姥,能想到的就是只有虞锦天和范河坤了。”

  “范河坤吧,师父你告诉我哪里能找到范河坤!”

  我几乎不假思索就选择了范河坤啊,我知道他们这种修道之人估计脾气都有些古怪,但再古怪也比虞锦天好搞定吧?

  “范河坤是我大师兄,天赋异禀,特别喜欢钻研法术甚至创造法术,四十年前因为偷学秘术被师父逐出师门了,听说他在秦阳开了一家算命的铺子,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秦阳?

  秦阳虽远,但比姨姥姥所在的巫山近得多,借用林思思的法术连夜赶路,顺利的话,明天白天找到范河坤晚上就能把他带回来了。

  仙仙姥姥也只能帮我到这,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周仙仙软趴趴的倒下来,我赶紧把她扶住,这次仙仙没晕过去,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着我问道,“怎么样,姥姥有办法么?”

  “有了,咱们赶紧去秦阳吧,找一个叫范河坤的男人,顺利的话明天就能回来。”如果明天能把那个女人弄走,还能来得及赶上慕琛到我家来求提亲。

  把仙仙扶上车,开了导航就让林思思用法术控制车身了。

  我把刚才仙仙姥姥说的话复述一遍给仙仙听,没想到她听了之后忍不住吐槽,“范河坤四十年前被逐出师门,咱们去了他不会只剩下一堆白骨了吧?”

  “囧,有可能,不过你姥姥在地府当差,要是范河坤挂了她应该知道吧,还让我去找他干什么?”

  “那倒是,我小时候好像听姥姥说过这个大师兄,听说他性格非常古怪,谁想找他帮忙都会开出非常苛刻的条件,有一次竟然是让人家吞下他刚养出来的尸虫,结果那人当时虽然得救了,但过了一个月也死了。”

  一路上周仙仙给我们讲关于她姥姥大师兄的传说,听得我和林思思寒毛直竖,只有光头偶尔和她搭两句话。

  桃子突然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妈咪,仙姑说的这个人好奇怪,要是他开口要桃子怎么办?”

  把我们全都给逗笑了,我抱着她紧了紧,“那桃子明天就钻进葫芦里别出来,不要让他看到你。”

  “如果他要了,妈咪你就把桃子给他吧,让他赶紧把那个坏女人赶走,好帮妈咪重回身体。”桃子一脸认真,我用脸蹭了蹭她额头,真是妈咪的好孩子。

  车子开得飞快,天还没亮我们就已经到了秦阳了,秦阳和湛江差不多大,要在这么大块土地上找一个算命的何其困难,我们干脆找了几个路人问了问,总算有一个知道奇怪的算命铺在哪了。

  那铺子也是开在郊区,听人说店面偏僻,但上门算命的人络绎不绝,有时候连荣京的V字牌的车都会停在门口。

  V字牌是政字头的车,官场的人最信这个,会有人来一点都不稀奇,眼看着快到路人说的那个铺子了,我的心跳渐渐加快,这一晚上我都在想,他到底会给我提什么样的要求。

  事有大小,恐怕越难办的事情,他的条件就越奇怪,越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