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2.代价太惨痛

082.代价太惨痛

  “废话,金鳞化龙还得胎换骨,给我忍着!”范河坤不耐烦的吼了句,将手里的朱砂笔扔掉,拿起九天玄女印念咒,一会又拿起号令之旗挥来挥去。

  我脑袋被朱砂焚烧。痛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手上的兰花指狰狞得变了形状。

  突然范河坤又飞身到我身后,刷刷两声就把我后背的衣服给划开了,用令旗末端的七星针在我身上画符。火辣辣的刺痛随着针尖蔓延,凭感觉应该是在画九天玄女印。

  玄女印可比黄符带劲多了,疼得我后背皮子都拧了起来,向范河坤求饶又换来一阵呵斥。

  忍到满身大汗他终于捣鼓完了,盘腿坐在我跟前噼里啪啦念着让人听不懂咒语,我就像孙悟空被扔进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浑身被灼烧得都快冒烟了。

  让人无法承受的热度全都由外而内,渐渐在我小腹内汇聚成一个阴阳太极的形状,这形状我见过,和控制我那个女人入侵我身体时用的一模一样,瞬间心头一跳,范河坤该不会是想控制我?

  不过这个太极又有些不同的地方,那股力量并不游走全身,而是把我体内的鬼气全都吸收了去。盘旋在阴极。一黑一火,两股渐渐平衡,然后在我小腹内不停的旋转着,慢慢的我周身的热度也开始褪下了。

  到最后全部热度褪去,我身上的汗水发凉,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睁开眼,范河坤笑眯眯的眸子近在眼前。我下意识用手护住身前,他却丢过来一张毯子,我赶紧披到身上。

  “没想到你魂魄之躯就能承受这股力量,老道我果然没选错人。”

  “师父,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们咱们茅山术经常借用神力,我想试试能不能把这股力量封存于体内,这样以后用的时候就能直接使用,也不用念咒什么的,这个法术简直就是为你这种废材量身打造,为师昨天才研究出来,今天你就来了,缘分呐。”

  “师父,神力不是我等凡人能够承受的吧?”我泪,昨天才研究出来……

  “你是太阴之女应该是可行的,其实为师该等你重回躯体后才施法的,好在你体内有股鬼气稍稍把九天玄女的力量中和了些,总算是有惊无险了。”

  天哪噜!有惊无险!

  这么说九天玄女的力量真在我体内了?

  修为越高的人,加持的神力就越强大,怪不得我刚才差点就被烧成灰了,要不是体内有股子有股鬼气,我可能当场就翘辫子了。

  冷汗从额上滴落,我已经无力吐槽了,刚才是靠运气捡回了一条小命么?

  “来,试试效果如何。”范河坤说完拿出一个葫芦,直接就把红布塞给拔了。

  葫芦里立即飞出一个黑色恶鬼落在地上,个头足足有我两个那么高大,两颗獠牙都要翘到鼻子上了,凶狠的眼神落在我和范河坤身上,立即变得阴鸷无比,嘶吼一声都有地动山摇的感觉。

  范河坤小身板麻利的朝房门口走去,“这是为师去日本抓的恶鬼,凶猛的很,屋里法器随便用,把它收了。”说完就钻出门去,哐当一声把小黑屋门锁上了。

  我看着眼前的大块头咕咚咽下一口唾沫,国外的鬼和咱们国内的一样不?

  尼玛满屋子都挂着令旗贴着黄符,连逃都逃不掉,想要出去就必须把大块头恶鬼收服,那家伙眼里已经怒焰翻滚了,我连吐槽的时间都没有,立即飞身到神坛前一手抓了金钱剑,一手拿了伏魔令。

  那个恶鬼看我拿了法器,咆哮一声朝我冲过来,好在我现在是鬼魂,身形灵活,脑子里就像是有人在指挥一样,动作优美的旋转到恶鬼身后,一剑对着他心脏位置刺进去。

  我感觉这身体已经不是我的身体了,一招一式和林思思差不多,应该比林思思还要迅敏。

  恶鬼显然没想到我爆发力这么强,嘶吼着想挣脱,我手上剑锋又刺进去三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燃烧,我又立即手握伏魔令念出咒语,“天蓬之力,助我降伏妖魔,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缚鬼伏邪!”

  咒语念罢,我掌心感觉到令牌在震动,仿佛有无形的力量蓄势待发,我立即将令牌印在鬼怪后背上,那鬼怪连痛苦的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魂飞魄散了。

  我落到地上瘫坐着,小腹里的阴阳太极有些浑浊了,用了好久的时间才稳定下来。

  哐当,小黑屋的门打开了,范河坤笑眯眯的走进来,满意的点点头,我赶紧把手里的伏魔令藏在衣服里,这伏魔令厉害着,他拿我当小白鼠,我拿他伏魔令不算过分吧?

  范河坤扫了我小动作一眼,然后就把视线落在我脸上,拍了拍手一连说了三个好。

  “不错不错,为师已经忍不住想再试试其他法术了。”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看,我再也忍不住了,爬过去抱住他大腿,“师父,等帮我找回身体你再折腾我吧,我还不想死在这里啊!”

  “你又没有钱,为师怎么出活去帮你?把法术教给你,你自己回家处理吧。”

  “师父,我不行啊!”

  “放心有师父最新研究的法术!”

  周仙仙和林思思听着小黑屋里不断传来的哀嚎声脸色惨白,范梓莹赶紧给他们又倒了些水,“你们放心,她死不了的,我爹不会轻易让她死掉的,不然以后研究出来的法术找谁实验去?”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也只能默默的在心里为我祈祷了。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范河坤估计在我身上实验了四五种法术,多是一些投机取巧的东西,比如封存神力、封存咒语的力量,又或者干脆把我身体某部分变成法器。

  用他的话说就是,以后只要我这个人往那一站,就等于天兵天将在我身后,各种法器在我身上,那牛逼的简直可以弑神杀佛了。

  可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在我身上实验的法术只成功了两种,一种是刚才用过的九天玄女之力,还有一种就是把我的食指变成了伏魔令牌。

  他说既然我喜欢那东西,非要弄在我身上,看着其他九个被包扎成粽子的手指头,我悔不当初啊,干嘛要拿这个老怪物的东西?

  我虽然没死,但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周仙仙她们见我出去总算松了口气。

  “拘魂法已经教给你了,回去处理完了之后就立即来为师这里报道。”

  范河坤悠哉悠哉的坐在藤椅上嘴里喊着紫砂壶,他毕竟年过六十,这两天一直在开坛做法,蜡黄的脸有些苍白了,说话还带着喘。

  不管怎么样,拘魂法算是学到了,我还是挺感激他的,给他道别之后上了车。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早上,不知道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不,实在是太累了,我嘱咐仙仙把车开快些之后就睡着了,她们见我虚脱的模样也没和我说话打扰。记帅私巴。

  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三天家里已经快翻天了。

  何笙箫在房间里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陈桃花可以和她父母叫板,但他何笙箫不行,他妈已经没了,剩下一个老实本分的老爸,他怎么再忍心说重话?

  何祥瑞打开门走进来看何笙箫还没换西装,眉头微皱,走过到何笙箫面前,“笙箫,你到底是怎么了,当初你说喜欢桃花,你妈临死的时候还不忘给你促成这门婚事,你姚姨他们好不容易把桃花劝服了,为什么你反倒不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