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3.秦慕琛心痛到吐血

083.秦慕琛心痛到吐血

  何笙箫要疯了,抓了抓脑袋,“爸,那个根本就不是桃花,我不能和她结婚!”

  何祥瑞脸色一紧,虽然这两天他也感觉桃花那丫头很不对劲。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长相声音全都一样,不是桃花又是谁?

  前几天偶尔从笙箫嘴里听到过林思思的名字,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何祥瑞脸色沉下来。“我和你妈早把桃花当成何家儿媳妇,你不要被医院的小护士迷了心窍,今天何家和陈家的亲戚都到场了,你不娶也得娶!”记帅引扛。

  丢下一句话何祥瑞黑着脸出去了。

  “啊--”

  何笙箫发狂一拳锤在桌子上,俊美的面颊哪里还有什么风度,红着眼给周仙仙打电话。这两天她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两家父母今天就要给他和冒牌陈桃花摆婚宴了,她们怎么还不回来?

  他真的被逼无奈要娶那个假桃花了!

  好在周仙仙电话接通了,何笙箫立即给她说明现在的情况,没想到电话那边周仙仙竟然笑了起来,大叫一声好!

  何笙箫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差点没把电话摔了,“周仙仙你脑子秀逗了!”

  原谅他从来没骂过人。能想到的只有这一句了。

  周仙仙不笑了。赶紧解释,“我们已经找到救桃花的方法,但是需要你再牺牲一下色相,今晚洞房的时候你嘴里含着符水渡到那女人嘴里去,然后把她腰上那根红绳扯断,到时候我们进来把她逼出陈桃花的身体。”

  何笙箫一听说是为了救陈桃花淡定不少,只是他这两天下班回家就钻进屋里躲着了。那妖女媚功太强,他又不是柳下惠,光是和她对视一眼都心跳加速,要是拜了堂,今天晚上她就可以名正言顺进这房,还不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这已经不是兴奋,而是恐怖了。

  想了半天何笙箫憋出一句,“只有这一个办法么?”

  “对,只有这个办法,成败在此一举,看你的了。”周仙仙说完不能何笙箫开口就把电话给挂了,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拨回去,“待会我到了电话给你,出来拿符水。”

  何笙箫挂了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假冒桃花一天不离开,他就一天别想重回以前的生活,最后咬咬牙开始换衣服。

  假桃花这边早就梳妆打扮好了,看着镜子里的绝美面颊,假桃花勾了勾唇,“没想到这陈桃花打扮打扮还挺漂亮的,就是性格跟野丫头似得,白瞎了这一副好皮囊。

  她正准备在给唇上涂点口红,突然眉头一皱,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姚淑慧正好进门,看见她把她拉住,“妞儿,衣服都换了你还去哪啊,外面全是些亲戚,新嫁娘还没拜堂就跑出去像什么?”

  “我有事,看就看呗!”

  假桃花说完挣脱姚淑慧的手就跑出去了,姚淑慧看着她的背影皱着眉头叹气。

  桃花答应嫁给笙箫她挺高兴的,可这两天桃花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娇媚跋扈,要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她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是她女儿。

  算了,等今天过后就好了,嫁给笙箫,就让笙箫管吧。

  假桃花还没都到院里,辕门外已经缓缓停下一辆黑色轿车,红V牌照十分抢眼,里面坐着个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此刻脸色已经阴沉到近乎扭曲了,喋血的眸子看着陈家院门上挂的红绸,眼底全是刺痛。

  这个人不是秦慕琛是谁,他立即就要打开车门下去,被宗昇拉住,“今天里面在办喜事,来的人多,你身体受不住喜气冲撞。”

  “放开!”秦慕琛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两个字,视线正好落在刚刚出门来的陈桃花身上。

  今天的她穿着红色旗袍,平时的高马尾被盘起来插了珠花,已经从女孩变成一个女人了,笑颜如花的脸上洋洋洒洒着幸福,不停的穿梭在酒席间招呼客人。

  他视线猛的落在一个穿西转的男人身上,顿时怒从中来,剥开宗昇的手跳下车。

  虽然他身上现在已经没有鬼气了,但高大的身材,冷峻气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气场强大,他刚走进陈家院门,仿佛空气都凝滞了,所有人停止说笑,纷纷把目光落到他的身上。

  秦慕琛大步上前想抓陈桃花,不过她早有准备,轻而易举就躲过去了,藏在何笙箫身后,葱白小手缠在笙箫腰上,让原本就怒火滔天的秦慕琛暴跳如雷,大吼,“陈桃花,你真的要嫁给这个男人?”

  何笙箫虽然从来没见过秦慕琛,但看状况基本能猜出大概,刚想给他解释,没想到后背传来一股刺痛,紧接着传来假桃花威胁的声音,“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让你瘫痪在这里。”

  何笙箫后背凉起一层冷汗,那股刺痛已经传进骨髓,她好像用银针刺在了他穴位上。

  刚刚张开的嘴巴赶紧闭上,他现在不能出事,不然就坏了仙仙晚上的计划了。

  陈桃花也不说话,装作歉疚见不得人似的躲在何笙箫身后。

  秦慕琛现在算是半个人,没了鬼的道行,又没完全变成人,一生气加上被喜气冲撞,只觉得胸口一痛,喉咙上下滚动涌出一口腥甜,嘴角溢出隐隐血迹。

  “我再问你一遍,是跟我走,还是嫁给这个男人?”秦慕琛看着陈桃花化妆后精致的小脸,心动与心痛并存。

  原来是来抢亲的,所有人恍然大悟,好些人已经开始八卦起来,外面的热闹引来了陈桃花父母,桃花父亲陈显贵一下子就认出那个人是秦慕琛,吓了一大跳,哆嗦着赶紧跑过去。

  秦慕琛的尸体是他烧的啊,怎么又复活了?

  “你……你来干什么?我们这里正在办喜事呢,大家快帮我把这个疯子轰出去!”陈显贵是被吓到了,立即招呼人把秦慕琛往外赶。

  今天何家亲戚也来了不少,居然敢来抢新娘,大家一拥而上把秦慕琛往外推。

  秦慕琛气急攻心本来就脑袋昏沉,摇摇欲坠中视线紧紧看着躲在何笙箫身后的那个女人,眼底情绪错综复杂,阴鸷、愤怒、怨毒、受伤、还有那一抹需要很仔细才能看出来的希冀。

  就连何笙箫心头都震惊不已,那个男人但从外表气质就能看出是人中龙凤,没想到对桃花情深至此,输在他手里,他好像有些心服口服。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伸手揽住假桃花的腰身,向他宣布桃花是他的。

  可是他终究欺骗不了自己,他要的是真桃花,不是这个假的,而且他有他爱桃花的方式,他相信自己对桃花的感情绝对不会输给眼前这个人。

  “这桃花是假--啊--”

  何笙箫还没吼出来就被一阵刺痛打断,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假桃花怀里,假桃花顺势抱着何笙箫半蹲到地上,“笙箫,笙箫你怎么了?”

  她话语中的关切让人心疼,只有何笙箫的视线能看到她眼底的阴毒,好像在说,居然敢坏我的好事,这是你自找的!

  秦慕琛看着眼前的画面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往后退。

  陈家和何家的亲戚全都一拥而上了,来抢亲本来就触犯众怒,现在又吐血,真是晦气,也不知谁在带动了,大家一起推推嚷嚷把秦慕琛推出了院子外,厚重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

  秦慕琛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原本黝黑的眼底突然窜出一股黑焰,那黑焰越来越浓烈,翻滚着好像要夺眶而出,就连他周身,也都有肉眼可见的黑焰渗出,看起来十分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