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4.假桃花要洞房

084.假桃花要洞房

  宗昇立即推门下车,上前抓住秦慕琛颤抖的手腕,他要的效果好像有些过头了。

  “慕琛别冲动,如果你现在从慕霖体内出来,慕霖的尸体会立即出现尸斑,很快就会腐烂。你答应要代替慕霖去看这个世界,代替他好好活下去,难道要为了一个女人背叛对慕霖的承诺么?”

  宗昇暗自从掌心传送安魂咒到秦慕琛体内,他知道慕霖是秦慕琛的软肋。记帅系才。

  果然秦慕琛浑身气焰缓和下来。渐渐归于平静,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好半天才泄气的坐回车内。

  宗昇也回头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门缝并未关严实,正好可以看到里面假冒的陈桃花,现在她正看着这边,朝他眨了眨漂亮的丹凤眼眸子。宗昇也勾起嘴角,算是收到她的信号。

  等回到车上,宗昇恢复平静,秦慕琛拿着一颗硕大的钻戒翻看着,思绪神游天外,他没下令开车,甫义只好等着。

  约莫过了十分钟,秦慕琛突然啪嗒一声合上装钻戒的盒子。按下车窗就把盒子扔出窗外了。看着盒子在地上翻滚两圈没入草丛,冷冷吐出两个字,“开车。”

  甫义如释重负,立即启动车子飞快的驶出白桦林。

  宗昇目光灼灼,暗想秦慕琛现在心头一定对陈桃花恨之入骨,他已经在算计要不要直接把陈桃花抓来炼鬼了。

  原本好好的婚礼因为秦慕琛的到来被搅乱了,笙箫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瘫在地上。两家亲戚也议论纷纷。

  何笙箫咬着牙关想站起来,没想到下半身根本不听使唤。

  狠毒的女人,难道真的把他弄瘫痪了。

  何祥瑞拨开人群上前,一看自己的儿子倒在地上,立即叫了人把何笙箫抬进屋里去,今天两家人的亲朋好友都到场,就算不拜堂也得把这个婚结了。

  陈桃花的父亲心有余悸的招呼客人坐下,让帮厨的赶紧上菜,脑子里还忍不住想起秦慕琛的面孔,他明明把他烧成灰了的,难道活见鬼了?

  姚淑慧她妈把她拖进屋里一顿训,“让你别出去你非要出去,你出去就是为了见那个男人么?瞧瞧你把笙箫气的,待会回来再收拾你!”说完她就出去了,她得赶紧去看看笙箫。

  冒牌陈桃花勾起唇角,全然不以为意,本来事情办完她马上就可以离开的,可送到嘴边肉她哪有不吃的道理,何笙箫不仅是处男,而且是纯阳之体,与他合欢修炼,一晚上胜过和那些男人修行一个月。

  周仙仙一路上把车开得飞快,但也是下午才赶到湛江,我心里火急火燎想回家,她却把车停到了我家正在修建的墓园里,“怎么一个工人都没有?”难道家里又出事了?

  “今天那个女人和笙箫结婚呢,估计他们都喝喜酒去了。”

  “什么!!”

  我惊呼,立马开车门就要跑回去,周仙仙把我拽住,“你别冲动,要把那个女人赶走必须给她喝下清水符咒,还得解开她腰上的红绳,咱们现在回去估计连她身都进不了,正好趁着今天这机会,让笙箫先把这两件事做了。”

  “你早就知道了?”

  “你睡着的时候笙箫给我打了电话,是我让他将计就计的。”

  周仙仙从早上一直开车到现在,有些累,说话都在喘,拿了矿泉水倒在碗里,一边念咒,一边伸出两个手指结成指法在水面上画符。

  等她做完之后我才敢和她说话,“那咱们什么时候能进去,笙箫失败被那个女人给扑倒的话,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我好想现在就进去啊,虽然法术什么都学会了,可这一路我总是心神不宁,睡觉还做了噩梦,总感觉像是有什么将要发生似的。

  “晚上洞房的时候机会正好,先把东西给笙箫,要是他提前把事情办完了,咱们就提前进去,镇魂针你收好。”周仙仙拿出个盒子递给我,里面躺着一枚细细的银针。

  然后她给何笙箫打电话,可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她又打了两遍还是没人接,忍不住开骂,“笙箫搞什么玩意儿,让他等我电话,现在居然连我电话也不接?”

  笙箫平时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该不会被骚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了,我赶紧让周仙仙给我妈打电话过去,从我妈口中得知,笙箫今天晕倒了,假桃花正在照顾他。

  “艹了,这下事情难办了,笙箫那个没用的东西被假桃花控制了。”

  “等不到晚上了,现在就回去吧。”

  我抓着镇魂针跳下车,林思思修为较高跟在我身后,光头带着桃子和哼哈二将留在车上。

  周仙仙联系不上笙箫,也跟在我们后面,不停的给我说待会别冲动,搞出大动静只会对那个女人有利。

  今天来的亲戚其实也没多少,两家人加起来才四桌,可想而知我们做这一行的有多不受人待见。

  很多人都认识周仙仙,见她进去之后还和她打招呼,我扫了眼没看到笙箫和那个女人,林思思从我屋子里出来也对我摇头,意思是假桃花没在里面。

  日了狗了,难不成那女人真不要脸大白天就钻进笙箫房间了?

  果然,仙仙借口想看看笙箫伤势,我妈非常委婉的告诉仙仙桃花正在屋里照顾,她进去不方便。

  现在才下午,客人们吃了中饭都在院子里聊天玩牌等着吃晚饭呢,人太多,她一个女人没办法往人家新房那边转悠,只好把符水给我,然后扯开嗓门大声说话,“姚姨啊,我刚出活回来,没什么像样的东西送给桃花做贺礼,要不我这的宝贝你随便挑几样。”

  周仙仙说着打开帆布包,我妈哪能真要她东西,得知她还没吃饭就给她盛饭去了。

  笙箫应该听见仙仙的声音了,我猫着身子到何笙箫窗外偷听,没敢让林思思跟着,怕她身上的鬼气被假桃花发现,刚走到窗外就传来假桃花娇媚酥骨的声音。

  “笙箫,你就从了我吧,只要你答应,我立马就给你解开。”

  何笙箫本来抵死不从的,可刚才听见周仙仙的声音,他也只好见机行事了,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我真是怕了你了。”

  一听笙箫乖乖就范,假桃花兴奋说道,“你真的答应了?”

  “快给我解开吧,这样难受死了,刚才你要是真把我弄瘫痪了我肯定抵死不从,可没想到你……舍不得我是不是?”笙箫估计第一次和女人调情,说话有些别扭。

  假桃花此刻心痒难耐,也没注意那些细节,俯身贴在笙箫胸前摩挲着,媚眼如丝,“那当然,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你要是瘫痪了,那我可怎么办?”

  说完,她的手游离到笙箫后背,用力在按了几个穴位,何笙箫瞬间气息通畅,几乎能感觉到血液在重新循环,可因为瘫着几个小时了,突然解开让他浑身麻痹。

  反正何笙箫也同意了,假桃花也不矜持,直接把他西装脱了,迫不及待去解他衬衣扣子,指腹触碰到笙箫的肌肤,忍不住发出一声酥骨的低吟,惹得何笙箫呼吸急促,小腹某处似要昂头。

  再任由她胡来下去,恐怕待会就要出糗了,何笙箫手能动,立即掐上她的腰身,“别急着脱我的,我想看你的。”

  假桃花嫣然一笑,直起身子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笑骂,“没见过女人呀,今天姐姐让你好好开开眼见。”说完她翘起小指捏住拉锁,扭动小蛮腰把拉链缓缓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