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5.男女通吃

085.男女通吃

  我在外面都能听到何笙箫咽唾沫的声音了,虽然知道他现在也是忍辱负重,可一想到假桃花用我的身体搔首弄姿,我心头就憋着一股无名怒火。

  待会把那个女人魂魄抓出来之后,一定要把她关起来,免得她再祸害人间!

  听到何笙箫倒抽冷气的声音了!!

  那个女人该不会把我衣服脱了?!!记帅爪圾。

  我着急的在外面转来转去。现在就等何笙箫一声令下,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小不忍坏大事!

  房间内的何笙箫呼吸急促,眼看着假桃花把衣服撩上去。他很想把眼睛闭上,可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他还是小时候和桃花一起洗澡的时候看过她身子了,十多年过去,那早已经发育成熟的丰满。对他简直是致命诱惑。

  假桃花一看何笙箫满脸通红想看又害羞的样子,咯咯轻笑两声,豪气万丈的把旗袍脱下来扔到地上,这样一来她身上就只剩下一条小裤裤和一件胸衣了,跨坐在何笙箫身上,解开头发妩媚妖娆。

  何笙箫眼看着那两只小白兔跳出来,直接脸红到了脖子根,耳朵冒烟。鼻血不受控制喷涌而出--

  “哈哈哈。这就流鼻血了,那接下来怎么办?”

  假桃花用他的手沿着细腰往下滑去,显然是想将他的手伸到女人的那里去,何笙箫小腹瞬间窜起一阵滚烫,原本被压抑的欲望疯了似的扬头。

  他再也忍不住了,再继续下去,恐怕他会蹭一下翻起身将假桃花压在身下。等他手指划过假桃花肚脐的时候,他手指一勾,直接勾住她拴在细腰上的红绳,用力一扯就扯断了,立即大喊,“桃花!”

  假桃花当然知道红绳的重要性,满脸情欲消失殆尽,骂了句听不懂的脏话就从何笙箫身上翻下去。

  我一直在外面严阵以待,听到里面在喊我名字,立马仰头把符水含在嘴里,冲进去正好看到假桃花慌乱的从笙箫身上下来,直接从后面抓住她头发,一手掰过她脸,对准红唇就亲了上去。

  学着秦慕琛霸道时候的样子,用舌尖撬开她皓齿,把符水直接渡进她嘴里。

  假桃花没想有人会突然吻她,回头一看是我,眼睛瞪得老大,随即又微微眯起,用舌头把我的舌给缠起来。

  我他妈哔了狗了,这女人!!

  符水还没渡完,我不可能抽身离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拨开她的舌把符水全部渡了过去,随即就像是见鬼似得把她丢开,那女人还恬不知耻的咂咂嘴,伸出舌头舔去旁边的晶莹,色眯眯的看着我。

  我内心是奔溃的,这个女人该不会男女通吃吧?

  简直恶心!

  趁假桃花现在疏于防备,我立即手指灌输法力点在她太阳穴上,现在她才反应过来我想干什么,很显然已经感觉出来我今非昔比,竟然想往门外跑。

  我靠,她现在只穿着内衣裤呢,想用我的身体去裸奔么?

  我赶紧大喝一声,“笙箫抓住她!”

  笙箫还在发愣呢,一听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将陈桃花从后面抱住,死死箍住她细腰,我立即上前将法力灌输在手指上准备抓出她魂魄,却见她两眼翻白,整个身子瞬间软了下去。

  她怕被我抓住,已经先一步离开我身体了,淡淡的魂魄在旁边显现,模糊是个高挑女人的样子,只说了一句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然后就消失了。

  我赶紧进入身体,体内还残存着黑色符网,等我用镇魂针插在掌心之后,体内的玄女太极又开始不稳定起来,将那些黑色气息全都吸入阴极之后才慢慢平静。

  重回身体一开始还不习惯,脑袋胀得发疼,身子也软绵绵的,笙箫赶紧把我扶到床上坐着,递过来一张毯子,“桃花,给。”

  我尴尬的接过毯子把自己裹起来,嘴里还残存着符水的味道,一想起刚才自己居然和自己接吻了,我忍不住伸了伸舌头,起身就钻进笙箫的浴室里,打开花洒把自己浑身搓了好几遍,还用水涑了涑口。

  洗了个澡之后整个人总算活过来了,我又对着自己看了好久,摸了摸脸蛋踏踏实实摸到肉肉之后才放心出去。

  笙箫已经穿戴整齐,鼻血已经处理,塞着卫生纸,我鄙视的看了眼他,“你在医院妇科,女人身上哪个部位没见过,居然还喷鼻血?”

  何笙箫又是一阵尴尬,把头别开含蓄说道,“你不一样……”

  今天他帮了我大忙,我也不捉弄他,准备出去把外面的人打发了,没想到笙箫突然抓住我手腕,我回过头没好气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咋了,还真想洞房啊?”

  笙箫急了,一脸严肃的说道,“不是,是今天来了个男人,让你跟他走,可能是秦慕琛,我被假桃花控制了,没能告诉他和我结婚的女人不是你。”

  我脑袋嗡一声就炸了,之前一心想着夺回身体,忘记今天是第三天了。

  和笙箫道谢之后我夺门而出,周仙仙正在吃饭,被我拉着就往外面跑。

  她见我自己把身体夺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夸我就听我说道,“慕琛来了,他看我今天结婚就走了。”

  我声线有些颤抖,心里非常非常害怕,他是个醋坛子,很可能因为赌气就放弃我了。

  仙仙知道秦慕琛在我心中的分量,什么都没说,立即驱车往荣京赶,我就像是个失了魂的玩偶靠在车座上,想哭都哭不出来。

  都怪我,如果我能早些赶回来……

  突然觉得好无助,明明已经学了法术变强了,还是觉得那么无力,尤其是面对秦慕琛,我们之间总是命运多舛,此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去了荣京能做什么。

  “仙仙,我该怎么办?”

  “船到墙头自然直,有什么怎么办?只要他真心爱你,肯定会听你解释,你为了他阴曹地府都能去,他如果连解释都不给你机会,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可秦慕琛是个闷葫芦,有什么都放在心里,他甚至不会见我。”

  “那你就干脆当自己嫁给笙箫了,至少他不会让你难过。”

  我苦笑,眼泪终于无声滑落,我何尝不知道笙箫对我的感情,今天的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告诉我,可他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就告诉我了,我离开之后,他心情恐怕跟我现在一样。

  可感情谁说又得清楚,明明宗昇那么坏,仙仙却对他有了好感,明明一面之缘,林思思爱上笙箫无法自拔,而我,从那只冰冷的手伸进我衣服里将我拉向他的时候,就已经沦陷。

  如果那晚在棺材里我颤抖着打开双手看见的是虞睿,肯定也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他,可偏偏是秦慕琛,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帅的男人,他帅气冷峻,强势又温柔,让人无法自拔。

  我们的车开到了中阳宫西,今天却被警卫拦了下来,周仙仙立即给宗昇拨电话过去,宗昇不知道是谁接了,“喂?”

  “我是周仙仙,让他们放我们进去。”

  “呵,做梦!”

  紧接着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忙音,周仙仙拿着电话眉头紧蹙,好半天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桃花,你说宗昇是不是应该一直待在秦慕琛身边?”

  这一切都是拜宗昇所赐,他费尽心思要帮秦慕琛重生,秦慕琛这几天关键时刻,他肯定在秦慕琛身边,我点了点头。

  “那我觉得秦慕琛肯定没在家,刚才电话里我听到嘈杂的说话声,还有音乐,应该是酒会晚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