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6.身不由己

086.身不由己

  他们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参加酒会晚宴什么的很正常,“仙仙,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知道慕琛的具体位置?”

  “你当我是神呢!你做了范河坤的徒弟,现在修为比我还高,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周仙仙说着恶狠狠的盯着我。“范河坤教了你什么秘术,必须教给我!”

  “行行行全教给你,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我好想快点见到慕琛。”心里七上八下的。好难受。

  仙仙双手抱头倒在座位上,无奈叹了口气,“本大仙学艺不精,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在这里等着,他们回家的时候我用障眼法把车身隐去。到时候跟在他们后面进去。”

  我仔细想了想,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行得通了,心里头再着急也只能在这里等着。

  宗昇那边挂了电话之后脸色很难看,周仙仙听得没错,此刻他们正在秘书长家里参加酒会。

  巨大的水晶灯把整个宴会厅照得亮如白昼,在荣京的高官政要基本都来了,名流齐聚,一个个摇着红酒香槟。时而交头接耳。时而开怀大笑,也有些人嘴角勾勒着讽刺。

  说是晚宴,其实大家都揣测出今晚的主角是秘书长的女儿孙弈弈和政委儿子秦慕霖,不,应该说是秦慕琛,他已经把名字改成秦慕琛了。

  “要我说,秦天弘运气太好了。眼看着后继无人,没想到瘫床上十多年的儿子竟然好了。”那人说着忍不住看向远处正在和秘书长攀谈的秦慕琛。记节阵弟。

  沉着老练,举手投足间气质非凡,谈吐更不像养在病床上的人,活脱脱的社交王,今天这里的大部分高官估计都被他折服了,只是他脸色有些苍白还残存着病态。

  另一个人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以前见过秦慕琛几面,没见过秦慕霖,双胞胎真强大,这两个人完全一模一样,除了现在的秦慕琛身材稍微瘦些,还真看不出哪里不一样,忍不住附和,“是啊,一模一样呢。”

  两人说完目光又落在秦天弘身上,此刻他正坐着轮椅,精神有些不佳,但现场任然没有人敢对他稍有不恭。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内部消息,今晚可是秦慕琛和孙弈弈的订婚宴,有了秘书长这个靠山,秦慕琛继承政委之位,应该没人能反驳了。

  “抱歉抱歉,因为些公务缠身,所以来晚了。”

  突然,大门处响起洪亮的嗓音,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两鬓有些斑白,苍老的面容上一双眼睛微眯着,笑得让人很不舒服,他身后跟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男孩一脸不屑,好像很不喜欢这种场合。

  原本说话的两个人立即压低声音,“别乱说话,副委来了。”

  秦天弘和秘书长孙坚一听到声音对视一眼,皆是眼神一冷,副政委白千刃怎么来了,今天晚上可没请他,不过既然人来了,碍于他的身份,两人也只好上前迎接,说了些客套话。

  从白千刃出现那一秒,原本心情不佳的宗昇脸色更是铁青,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不远处被男人包围在中间的混血美女瞥见他这副样子,跟世家公子哥们说了句失陪了,然后朝着宗昇走过来。

  “今晚的晚宴不是你期待已久的么,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你要是看他不爽,我帮你弄死他,一千种死法,随便你挑。”女人一开口,声音妩媚至极,就好像天生就是这样的,浑身无处不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宗昇死死盯着白千刃,端起一杯酒闷下肚,“不用师姐费心,我能让他有一万种死法,还能让他死两万次,但不是现在,他不是想爬的高么,先得让他尝尝跌下来的滋味。”

  他口中的师姐正是之前控制桃花的女人,名字叫尤美,别看她三十来岁的样子,现在已经是他们当地的大巫觋,宗昇为了融合慕琛和慕霖的身体,专门把她从国外请来,而且她好像喜欢上这里了。

  尤美知道他为报仇准备已久,陪他喝了一杯就扭着翘臀回到男人堆里了。

  他这个师弟一点不解风情,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是目光的焦点,可他倒好,从来不正眼看她,就连那个秦慕琛也是,跟木头一样,还没何笙箫好玩。

  白千刃的到来秦慕琛也注意到了,此刻他正被一群女人围在中间,基本是孙弈弈的好姐妹,都在拿他们开玩笑,他早想离开,正好借这个机会道了声失陪。

  秦天弘看秦慕琛过来了,立即笑着对白千刃说道,“来我给你介绍下,慕霖,现在已经叫慕琛了,以后还望白副政多多辅佐。”说完把秦慕琛推上前。

  秦慕琛立即和白千刃点头示意,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是宗昇的仇人,不过官场上的客套还是要的。

  白千刃马上就五十了,还让他去辅佐一个年轻人,这股怒气他怎么咽得下去,眼角都有些抽搐了,挑眉看着秦慕琛,“果然两兄弟一模一样,但细看之下还是稍微有点分别的。”

  他虽没说破,但秦天弘脸上的笑意已经凝固了,别人这么说他不会觉得什么,可这个白千刃,诡计多端防不胜防,让他忍不住有些担心。

  秦慕琛笑了笑,对白千刃说了句里面请。

  白千刃一进去,不管是马屁精还是其他人,纷纷端着酒上前客套,秘书长孙坚看着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总统最近好像很看重他,就算官位世袭,难保那家伙背后耍什么手段。”

  有宗昇在秦慕琛身边秦天弘也不怎么放心,所以才给秦慕琛安排了这门婚事,这种情况也只能抱孙坚大腿了,“就算总统重用他,不是还有秘书长你么,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你帮我照顾着慕琛。”

  “那是自然,就算他不是我女婿,我也会看在政委的面子上照顾他的。”

  秦天弘笑了笑,垂下视线心里头暗骂了句老狐狸,明明是他不断施压让两家联姻,他也只能以死相逼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却把慕琛逼得离家出走。

  还以为慕琛永远不回来了,没想到他竟然去而复返,还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秦天弘心里满是欣慰,伸手在秦慕琛手臂上拍了拍,“慕琛一定要好好做,别让你岳父失望。”

  孙坚哈哈大笑,也拍了拍秦慕琛肩膀,让他去陪孙弈弈,虽然两孩子国中的时候情投意合关系甚好,可这几年他病着,都没有来家里玩过,倒是奕奕放不下,老是往秦家跑。

  孙弈弈每次来秦家秦慕琛都知道,也知道她心里喜欢的是慕霖,只是慕霖因为病着不忍心连累任何人,到后来也不准她来家里了。

  今天第七天,正是他和慕霖身体完全融合的时候,宗昇勉强把他放出来,早上和父亲大吵一架,中午又在陈家吐了几口血,现在又在这里攀谈周旋,秦慕琛已经疲惫不堪了,魂魄和身体的融合远远没有达到期望的效果。

  他干脆避开人群去了阳台上,吹着夜风头痛缓解不少,刚变成鬼的时候不习惯,习惯了做鬼又不习惯做人了。

  秦慕琛翻开两手看了看,突然好怀念拥有鬼的能力,那样的话,今天就能把陈桃花抢走了,不管她同不同意,只要他认定了她,就算是囚宠在他身边,他也会这么做。

  一想起陈桃花之前躲在何笙箫身后的样子,秦慕琛就心口痛,捂着胸口狠狠锤在栏杆上,他绝不会放过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