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7.忍辱负重

087.忍辱负重

  就算没有鬼的能力,叱咤政坛呼风唤雨收拾一个陈桃花还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他要让她付出代价!

  秦慕琛如此想着,额上青筋暴跳,突然觉得喉咙里腥甜上下涌动,胸腔一挤又呕了一口血腥。赶紧拿出手帕掩嘴,这一幕正好被前来找他的孙弈弈看到了。

  孙弈弈赶紧跑过去轻拍他后背,“慕霖,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记节叉弟。

  “我说过我是秦慕琛!”

  秦慕琛暴吼一声。挥手把孙弈弈打开,苍白的脸铁青着非常吓人,孙弈弈被掀得后退两步,但看到他嘴角有血,还是忍不住担忧上前,“慕琛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叫错了,你要是不舒服先回去休息,我去跟爸说。”

  孙弈弈身材高挑,长得很漂亮,但性格非常恬静,虽然是秘书长的女儿,却一点骄纵性子都没有,和慕霖一样。都是那种相处起来感觉非常温暖的人。

  秦慕琛刚才在气头上。现在脸色已经缓和许多。

  孙弈弈会叫错他的名字,是因为慕霖在她心中分量不轻,只可惜慕霖的身体已经被他占据,而且她也是这场政治联姻中的受害者,慕霖在天之灵也会希望他善待她吧。

  秦慕琛深呼吸一口气擦了擦嘴,声线柔和下来,“我没事。”

  “既然你不想回去休息。那我陪你在这里吹吹风吧,我也不喜欢这种场合。”孙弈弈说完上前,和秦慕琛一起扶在栏杆上,深呼吸一口,脸上始终带着甜笑,今天终于能和慕霖订婚了,她心情很好。

  秦慕琛没有说话,暗自算着时间,等会宣布订婚之后再露个脸,就能离开了。

  仅仅这样和秦慕琛站在一起孙弈弈也觉得脸红心跳,她从来没谈过恋爱,此刻心中认定秦慕琛就是秦慕霖,对慕霖的感觉也停留在国中的时候,那时候少女情窦初开,腼腆羞涩,甚至不敢正眼看他。

  即便现在也是如此,只不过现在的慕霖浑身散发出的气势,让她更紧张了,扶在栏杆上的手指轻轻敲着,都变凉了他还没来抓她的手,她想主动,却又不敢,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朝着秦慕琛手掌伸过去,宴会厅却爆发出一片掌声。

  秦慕琛听到孙坚在讲话了,说了句走吧,转身就往里面走。

  孙弈弈立即追上去,鼓足了勇气挽住秦慕琛的手,秦慕琛身子一愣,却没有推开她,因为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了,今天是他们订婚的日子,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孙坚拍着手,看着穿过人群朝自己走来的一队璧人笑得合不拢嘴,弈弈回国说要嫁给秦慕霖的时候他是反对的,可见和秦慕霖见了一面之后,他改变这个想法了。

  或许因为改了名字的原因,现在秦慕霖身上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气质,和秦慕琛绝对不相上下,眼底对权利的欲望和野心更是他看重的,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他的女儿。

  刚才孙坚已经宣布他们订婚了,周围的人全都说着恭喜的话,秦慕琛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孙弈弈羞涩的把视线压的很低,就算是站在台上了,也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把所有光环都留给秦慕琛。

  秦慕琛站在台上,扫了眼所有人,“谢谢大家今晚来参加我和弈弈的订婚典礼,婚礼会在一个月之后举行,望大家到时候再抽个时间前来见证,谢谢大家。”

  孙弈弈原本非常高兴,可听他说婚礼在一个月之后,脸上闪过一丝受伤,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父亲,刚才父亲不是已经宣布了婚礼一个星期之后么?

  等了这么多年,她真的好迫不及待想嫁给慕琛。

  孙坚嘴角抽搐,转过头看着秦天弘,秦天弘这边已经咳得肺都要咳出来了,秦慕琛是想把他气死是不是,明明知道他没有几天可以活了,倒时候他一走,没有孙家做后盾,白千刃肯定会想办法剥夺他的继承权。

  不仅他们诧异,连秦慕琛都惊觉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迫不及待想得到权利,可为什么一想到结婚又如此抗拒,不管是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早晚都要娶孙弈弈,陈桃花已经嫁给别人了,难道拖一个月就能改变一切?

  “慕琛。”孙弈弈轻轻摇了摇他手臂。

  这里面没人不知道秦天弘的病情,原本准备鼓掌的人都忘记了,纷纷把目光投向秦天弘,秦慕琛看着自己的父亲咳成那样,还被孙坚冷眼相向,只好抓起话筒圆场,“原本婚礼准备在一个星期之后,但我想把最好的给弈弈,弈弈你觉得呢?”

  一直都冷冰冰的秦慕琛突然如此温柔,孙弈弈瞬间脸红心跳,想也没想就点头,一反常态拿着话筒说了很多话,大致是感激慕琛的别出心裁,她这辈子非秦慕琛不嫁之类的。

  秘书长孙坚只有孙弈弈一个女儿,连她都这么说,就算一个月内秦天弘死了,孙坚肯定也会把秦慕琛扶上政委的位置,所有人立即选择站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本来上台讲两句之后就能离开了,这样一来秦慕琛想走也走不了了,等着孙坚和父亲一起把客人送走,看秦天弘坐在轮椅上咳的不成样子还在陪着笑脸,秦慕琛忍不住走过去吩咐宗昇,“把他带下去休息,我来吧。”

  秦天弘老眼一红,看着自己的儿子欣慰的差点哭了,慕琛终于明白他的苦心了。

  好在秦慕琛接下来的表现还不错,孙坚脸色稍微缓和一些了,之前真是气愤极了,他说的话几乎可以等同于总统说的话,秦慕琛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推翻,他虽然看上他的能力和野心,却也不想自己还没死就被女婿踩到头顶上。

  知道孙坚心情不好,秦天弘主动开口让秦慕琛今晚上就留在孙家过夜。

  这代表什么?

  今天把订婚宴设在孙家已经是自降身份,如今又让秦慕琛留在孙家过夜,摆明了把他当上门女婿对待了。

  放眼政坛,想做孙家上门亲家的政客不在少数,秦家显然还没沦落到这种地步,既然已经委曲求全,那不如再把眼光放长远一些,等做了孙坚的上门女婿,就算不能世袭的方式得到秘书长位置,有了上门女婿这个身份,以后要更进一步不是没可能。

  孙坚没有儿子,女婿也算半个儿,既然秦天弘有这个意思,他当然立即答应。

  孙弈弈不懂这些阴谋算计,只是觉得心跳加速小脸发烫,害羞的不敢去看秦慕琛。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慕琛身上了,从他妥协的那一刻就不满足于政委这个位置了,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让人无法揣测的弧度点点头,“那就宗昇送父亲回去吧。”

  秦天弘松了口气,又悄悄嘱咐秦慕琛几句之后才跟着宗昇离开。

  孙家有很多佣人,剩下的基本不用他们操心了,孙坚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锤了锤老腰就说困了,然后去了三楼休息,不过他的耳目却没有休息,那双眼睛一直看着秦慕琛和孙弈弈一起进门才给楼上电话汇报。

  一进房间孙弈弈就紧张的不行,见秦慕琛朝着床铺走过去,心跳更是砰砰砰就跟要跳出喉咙似的,谁知道秦慕琛拿了一床被子就去外屋了。

  “慕琛……”孙弈弈清秀的笑脸上眉头微皱。

  “我身体还没好全,今晚就睡这吧。”说完秦慕琛就把被子铺在沙发上睡下了。

  孙弈弈手心全是汗,她年纪比秦慕琛小不了两岁,和她同龄的女孩没结婚也男朋友都交了不少了,可她现在还是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