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89.我脸也不要了

089.我脸也不要了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这个女人简直和上次夺走我身体的那个骚女人有一拼,这样想着我突然浑身一哆嗦,她随时都在发骚的眼神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呵呵,想起我了?”

  她极致妩媚的笑了笑,伸出舌头绕着唇瓣舔了一圈。我猛然想起之前和她接吻的画面,瞬间一阵恶心,差点没当着她面吐出来。

  艹了,这个女人难道是之前抢走我身体的那个?

  对上她的视线。我已然明了,终于忍不住扶着电动门哇哇大吐,我之前竟然和这个女人接吻了,我擦,她刚才还在和保安在里面做ai,该不会有艾滋病吧?

  那个女人也不恼。见我这样子,笑得更加花枝乱颤了。

  保安系好裤子想过来把我抓出去,那女人走过给他来了个昏天暗地热吻,把那个小保安又哄进保安室了,然后瞄了眼地上弄脏的内裤,显然没打算再穿了。

  这个女人不是好惹的角色,现在回到自己身体法术肯定比之前厉害不少,我虽然修为提高了。可是实战经验太少。她又不是鬼,肉搏的话肯定打不过她。

  趁她没注意我赶紧往里面跑,没想到那丫的居然一闪身就出现在我面前,用的竟然是虞锦天才能用的高级法术。

  我更不敢小瞧她了,立即问道,“宗昇派你在这守着的?”

  来的路上我还觉得宗昇今天是不是被仙仙气昏了头,居然放我进来找慕琛。没想到那家伙果然留着后手,既然这女人出现在这里,我敢肯定慕琛就在里面了。

  那女人妩媚一笑,朝着我走过来,伸手覆在我肩榜上围着我转了一圈,“太阴之女,果然是个宝贝,既然你这么想进去,我可以让你进去,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浑身轻颤,这个女人的手就像是带着魔力,摸得很有‘感觉’。

  她把嘴凑到我耳边,措不及防就含了上来,“陪我睡……”

  “艹尼玛的,你变态啊!!”

  她话还没说完我就跳开数米,见鬼似的看着那个女人,赶紧用手擦去耳边她涂的口水,太恶心了。

  之前和她接吻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女人变态,没想到真的男女通吃,待会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仙仙,谁知道这骚女人和宗昇之间有没有什么苟且之事。

  趁着她哈哈大笑的瞬间,我拔腿就往里面跑。

  知道那女人的厉害之后,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脚下,憋大便似的把小腹内九天玄女的火焰往脚下憋,突然我觉得自己身轻如风了,刚才还在很远地方的大门,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回头一看才发现,不是大门变了位置,而是我自己换了位置。

  无意之间我竟然学会了骚女人刚才用的那招,哇靠,师父研究的法术真的太吊了,要是能穿门就好了。

  那个女人没想到我竟然也会用这一招,脸色大变,立即闪身追上来,我憋着一股气就往门里钻,没想到脑袋碰到了门上面,撞得我眼冒金星,骚女人已经追上来揪住我后领子了。

  别看她的手纤细妩媚,力道却很大,一下子就把我甩起来了,我摔在地上腰板像是断了,骚女人脸上没了调笑,凤眼微眯闪过一抹狠戾,看样子是打算强上了。

  这女人五官深邃不像是本国人,估计脑子里早没有三观节操之类的东西,绝对有可能在这里把我办了。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扯开嗓门大喊一声,“秦慕琛!!!!”记节丸圾。

  这一声我喊的声嘶力竭,哪怕慕琛在最里面的总统府上估计都能听到,就算假桃花扮成我伤了他的心,听到我来这里了,总会出来看我一眼吧?

  就算他不出来,至少能引起其他人注意,这个女人太强我打不过。

  骚女人没想到我竟然不怕自己暴露喊人,上前抓住我脚踝就把我往外面拖,就跟拖着死狗一样,实在太伤人自尊心,我干脆脸也不要了,弯腰上去抱住她小腿就是一口,直到鲜血浸入嘴里我都不松开。

  “啊……你竟然咬我!”

  她惨叫一声,手刀猛朝我脖子上劈下来,我后颈一痛,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我知道自己快晕过去了,最后一点意识命令咬肌狠狠收紧,势必要把她小腿咬下一块肉来。

  夜空寂寥,加上这里面住户本来就少,我刚才喊的一嗓子回荡在夜空中久久不散,秦慕琛今天心情不好,只是躺在沙发上连衣服都没有脱。

  听到我的叫喊声他浑身一怔,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就屏住呼吸仔细聆听起来,听了半天才发现,桃花怎么会来这里,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呵!”

  秦慕琛苦笑,自己一定是疯了。

  脑海里忍不住又想起他去陈家提亲时的画面,桃花一身鲜艳的红残留在他眼中,刺痛内心,她先是躲开他的手,随即又躲在何笙箫身后,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

  怪不得在秦家向她求婚的时候,她诸多阻扰,他还当真以为她是为了顾及自己父亲,没想到她是因为别的男人,她旁边那个穿着西装的,应该就是何笙箫吧。

  秦慕琛想着想着胸口又开始闷了,眼底怒气翻腾,突然眼神一凝,下一秒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起来,骂了句该死就拉开房门冲出去。

  孙弈弈也没有睡着,听到秦慕琛摔门而去的声音坐起身子,赶紧下床出去,外面空空如也,秦慕琛连外套都没有留下……

  秦慕琛下楼直接打开房门冲出去,就像是个疯子狂奔在小区里,牙齿咬紧眼神阴鸷,奔跑着浑身突然爆发出强烈的黑焰,环绕在他周身分外骇人。

  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燃烧了,尽管这样他也没下脚步,他必须马上见到桃花。

  “该死!”

  秦慕琛又骂了一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在骂他自己,他怎么就糊涂了!

  陈桃花和周仙仙两人就像是双胞胎一样,桃花结婚周仙仙怎么可能不在场?

  鬼神不是传说,这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他怎么忘记了自己失去法力,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

  “宗昇!!”

  骂了自己,秦慕琛又咆哮宗昇的名字,等他找到桃花之后再收拾这个男人,此刻他心头认定就是宗昇在搞鬼了。

  正在和仙仙打斗的宗昇只觉后背腾起一股凉意,对于修炼的人来说,这是非常不好的兆头,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骂你,或者算计你,这种情况是会影响到他的气场的。

  “有破绽!!”

  周仙仙大叫一声,立即甩出墨斗线把宗昇缠起来,如果是以前,宗昇肯定很容易就把墨斗线挣断了,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周仙仙在网上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纳米线,他用力一挣,竟然没断。

  眼看着周仙仙已经踩着七星步冲上来了,宗昇情急之下念出咒语,想召唤神兽御敌,可惜周仙仙健步如飞,已经冲到他跟前了,麻利的塞了一枚五帝钱在他嘴里。

  宗昇内心是崩溃的,只有收鬼降妖的时候才用五帝钱,他从来没见过术士切磋用五帝钱的!

  五帝钱在嘴里,他根本没法念出完整的咒语,等他把五帝钱吐出来,周仙仙已经一脚踹在他腿弯那里。

  宗昇措不及防被踹跪到地上,这样还不够,那个死女人竟然把他绊翻,张开双腿就骑到他身上,正巧坐在他男人象征的部位,还动了动小屁股,一拍他的脸,“你服不服!”

  “周仙仙你滚下去!!”宗昇咬牙切齿,没想到嘴里又被塞了一枚五帝钱,差点没把五帝钱都给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