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0.一物降一物

090.一物降一物

  宗昇一直冷冰冰高深莫测的样子,周仙仙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还不栽在她手里?

  虽然她用了些插眼、丢图钉、辣椒粉什么的非常手段,总的来说是把他给打败了,要不是怕他跑了,她真想站起来一脚踩在他胸口上。让他唱两句征服来听听。

  “小样儿,我还以为你多能耐呢,说你服不服!”周仙仙又拍了拍宗昇的脸。

  宗昇满脸扭曲,额上青筋暴跳。憋着一股怒火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喋血的眼神死死盯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周仙仙简直就是他的克星,他真是脑子被门挤了才答应她比试,早该料到她用的都是下三滥的手段。

  他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宗昇就是不回答,咬紧牙关使劲挣。力气挺大的,周仙仙赶紧双腿把他夹紧了,手也撑在他胸膛上,大大咧咧的她倒是没注意这个姿势有什么问题,可躺在她身下的宗昇就不一样了。

  从他的角度正好看到周仙仙因为他挣扎而上下跳动的胸脯,因为天气太热了,她的中长衫里面根本没穿长裤,这样坐在他身上。中长衫已经被拉扯到上面去了。露出平时藏在下面的雪白细腿。

  而且他们两人的某部位正好重合,周仙仙一动就摩挲到他小弟,隔着布料传来一阵阵温热……

  宗昇从来不近女色,就连尤美也最多在他胸口上摸一把,根本不敢对他胡作非为,可周仙仙这个死女人,就跟天不怕地不怕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摩挲他的身体!

  “我问你服不服!”周仙仙干脆从包里拿出辣椒粉,其实这是她有时候出活没时间吃饭,洒馒头上的佐料。

  宗昇原本打算宁死不屈的,他倒不是怕辣椒粉,他是怕小腹内窜起的那股热火,他快三十热血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那方面的冲动,但对谁都可以,绝不能对眼前这个毫无半点女人样子的周仙仙。

  再拖下去,某处就该扬头了,到时候周仙仙肯定弄的人尽皆知,秦慕琛估计会讪笑他一辈子……

  他简直不敢想象,深呼吸一口冷冷吐出两个字,“服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周仙仙一高兴,小屁股又动了动。

  宗昇屈辱难忍,只好别开脸又说了一句,“服了。”

  “你说什么?大声点!”

  “周仙仙你够了,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宗昇再也忍不住咆哮起来。

  周仙仙咯咯咯笑得花枝乱颤,今天总算是给桃花报了仇了,还是见好就收吧,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可不止有一百种方法能收拾他。

  早在答应比试之前她就想过了,就算今天输了她也不会认账的,荣京又不是他的,他不让去她就不去啊?

  当她傻?

  她当然也要防止宗昇不认账,周仙仙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弧度,两手乱抓去解宗昇的皮带,宗昇急了大吼,“你他妈还想干什么?”一急连脏话都蹦出来了。

  周仙仙没让他失望,塞了一把五帝钱在他嘴里,够他吐半天了。

  宗昇也不敢乱动,怕五帝钱不小心滑进喉咙里去了,凭感觉周仙仙已经解开他皮带、扣子,伸手进去就扯住他内裤,宗昇脸憋得通红,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滚烫的小手在里面翻来找去,时不时碰到他小弟,传来一阵战栗,宗昇整个人都僵了不敢乱动,怕她一把抓住他命根子,要是让周仙仙发现他竟然有了感觉,那他不如吞五帝钱死了算了。记亩住圾。

  其实周仙仙手上有一把小刀片,进去左摸摸,右摸摸,捣鼓几下就把宗昇内裤扯出来了,“居然是大红色的哈哈哈,辟邪!”

  宗昇脸都憋成猪肝色了,恶狠狠的盯着周仙仙,都找不到该用什么话骂她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仙仙摇了摇手里的裤子从宗昇身上站起来,如高傲的女王冷哼一声,“记住你答应做我一个月跟班的,要是敢食言,我就把这条裤子挂在鼓楼之上,让它随风飘飘。

  鼓楼是中阳宫门前的钟楼,每天到了整点都会敲响,现在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把他裤子挂在上面,宗昇气的双眼充血,光想着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此刻宗昇身上被绑着绳子,裤子散乱,帅气的脸别到一边,眼镜被踩碎在旁边的地上,看起来就像是经过一场惨无人道的蹂躏,要是眼角再划出一行泪水,绝对能让腐妹子们尖叫。

  周仙仙收回墨斗线,宗昇立即从地上弹起来,捂着裤子钻进秦慕琛车里去。

  宗昇本来出生在显赫家庭,之后被秦天弘领养也当成儿子对待,在秦家地位非常高,所以他身上也有一种世家少爷气质,加上他法术本事过硬,在秦家连秦慕琛都不怎么敢惹他,没想到今天被个女人整的这么惨。

  司机甫义刚才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知道宗昇此刻肯定想杀人,大气都不敢喘。

  等宗昇再下车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了,总算说话算话是个男人,周仙仙让他叫人来把车拖去修。

  宗昇威胁她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敢泄露半个字,就立即终止协议,不过也没刚才威胁甫义的时候凶狠。

  周仙仙倒是打了胜仗,我这边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

  没想到那个骚女人力气那么大,一掌就把我劈晕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她带到了就近的宾馆,我手脚都被绑在床上。

  骚女人已经洗过澡了,现在正翘着美腿在包扎伤口,伤口处已经缠上纱布,不知道我有没有把她咬下一块肉来,看她恶狠狠的眼神,应该被咬的不轻。

  我试了两下,手上的绳子绑得很紧,根本挣脱不开。

  她包扎好之后就站起来,全身脱得一丝不挂,估计是对自己的身材相当自信,那波最少有36G吧,尽管大,可一点都没有下垂,蜂腰可以盈盈一握,翘臀白嫩有弹性,还有某处我实在没脸皮大喇喇的打量,赶紧把脸别到一边。

  “快把我放了,不然我下次就咬在你脖子上!”

  骚女人冷哼一声,勾起嘴角就爬上床,玉手从我旗袍下摆伸进去,在我大腿上来回游走,敏捷的勾住我内裤就扯下去,我吓得想夹紧双腿,可是我的脚也被绑住了,艹尼玛的。

  凉意袭来,我又羞又愤,活的久了真是什么奇葩都能见到啊,这女人该不会真要对我做什么?

  “你别乱来啊,我可是女人啊,这宾馆男人多得是,你出去随便敲个门,进去就有肉吃了。”

  “呵,你把我的纯阳之体何笙箫弄没了,我就用你这太阴之体来补偿,纯阳为正太阴为负,想要修炼邪术,你这太阴之躯就是一味大补药,我倒是想尝试尝试。”

  “练邪术容易走火入魔,你千万不要,要不咱们一起去找笙箫?”他妈的,只要能解开我手上的绳子,老娘绝对扑上去咬断她的颈动脉。

  骚女人知道我心眼多,干脆不和我说话了,将我裤子继续拉下去,用力一扯就扯下来丢在地上了,然后妖孽似的俯身贴上来,直接把唇覆在我大腿上吻了一口,我瞬间后背都麻了,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你干什么……”

  她勾着我的腿,舌头腿根画着圈圈望上,我身体不断的扭动着,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骚女人不按常理出牌怎么办啊!!

  我挣扎着手腕都出血了,骚女人在我身上煽风点火,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媚功了得,搞得我思绪不能集中,根本没办法集中精力借用九天玄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