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1.后果自负

091.后果自负

  我心里头跟猫爪似得,身上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无论我怎么求饶,她都一副吃定我的表情,我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已经在考虑被她侵犯之后要不要自我了结了。突然整个房间就像是地震一样抖起来。

  骚女人脸色一紧,立即从床上跳下去,下一秒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只见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我还以为是虞睿。可他浑身喧嚣的黑焰和阴鸷冷峻的面孔,不是秦慕琛是谁?

  “慕琛……”

  我就像是在外面挨了揍的小孩看见家长似的,嘴巴一瘪就叫出他的名字,委屈的咬着嘴唇嘤嘤哭泣。

  他终于出现了,就知道他一定不会不管我的,呜呜……

  骚女人没想到秦慕琛会突然来了,他现在浑身黑焰翻腾,她和宗昇好不容易联手施法把他和慕霖融合的身体,看样子已经离间了,而且正是不稳定的时候,她出手绝对能把秦慕琛打的魂飞魄散。

  可这秦慕琛是宗昇的宝贝,要是她杀了秦慕琛,宗昇那个倔蹄子师弟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大卸八块!

  “尤美!果然是你和宗昇在背后捣鬼!”

  秦慕琛一开口杀意凛然,眼神一冷就出拳打在骚女人肩膀上,力道之大,连我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真不敢想象,这一拳要是打在脸上,估计能毁容了吧?

  原来骚女人叫尤美,听名字就不像是我们国家的人。

  尤美正在想该怎么办处理眼前状况,她好歹也是秦慕琛的恩人,没料到他会突然下这么重的狠手,竟然把她肩胛骨震裂,纵然她法术再好,没手结煞也不行,秦慕琛估计感觉到自己身体不行了,所以先断她手。

  秦慕琛一招之后瞬间移到尤美跟前,尤美有了前车之鉴。立即闪身移开,秦慕琛的拳头打在墙上,直接把墙凿出一个洞来,他现在可是血肉之躯啊,这一拳下去,手上的骨头全碎了吧。

  “疯子!!”

  尤美骂了一句,连衣服都不要了,瞬间闪身去门外把门锁上,裸奔着就跑了,她得赶紧去找宗昇。

  秦慕琛本来想追的,可刚追到门口的地方就呕出一口血,洒在他白色西装上非常可怕,头一次见他穿白色西装,竟发现这么好看,只是我已经没心思欣赏了,眼里全是那些血。

  听笙箫说慕琛之前在秦家就已经吐血过了。现在又吐血,我心疼的看着他,担心他的身体。

  “慕琛别追,那个女人很强,你先休息一下。”

  秦慕琛回头,喋血的双眼看到我之后又变得阴鸷无比,用手抹了把嘴角的鲜血跌跌撞撞朝我走过来,直接扑到我身上,我知道他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赶紧和他解释。

  “慕琛,之前和笙箫结婚的人是尤美假扮的,笙箫也是被逼无奈……”

  “笙箫,笙箫,叫得这么亲热?”

  他声音很冷。大手直接伸进我裙摆里面,这次的感觉和尤美可不一样,我瞬间浑身绷紧,感觉他粗糙的掌腹游走,心里既害怕又期待。

  “我和他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是他给我说的你来过,我一刻不敢耽搁就来找你……唔……”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唇堵上了,他嘴里全是血腥味,不像之前,还夹杂着一些腐朽的味道,估计慕霖的身体有些变质了,难道是他融合没有成功?

  “慕琛……不能……”

  我本想让他解开我带他去找仙仙看看,可他好像以为我是在拒绝,强势的痴缠我的舌,让我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肺里的空气都全被他吸去了。

  他的手上也加大力道,之前尤美没有触碰到的地方被他占领,他大口喘息,趁我瘫软之际啃噬我的脖颈,疯狂的似乎随时会一口咬上去。

  四肢被绑,浑身燥热烧得我全身都轻颤起来,真想一把抱住他让他快点结束这一切,可他就像是在惩罚我一样,慢慢的折磨,直到我哭泣着求饶,才将身体覆上来沉身而入。

  他的力道很大,就像是驰骋沙场的野马,奔腾着不肯停下,我就像落叶在他身下飘摇,天堂地狱不断交错,一阵阵战栗连骨头都酥麻了……

  这一夜,前所未有的疯狂,纵欲过度,我被某处的疼痛惊醒,想起身去洗澡,才发现自己四肢还被绑着,秦慕琛睡在我身侧,俊脸靠在我身上,墨染的眉峰微微拧起,像是有些痛苦。围刚状扛。

  他脸色苍白的可怕,凑近了看依稀能看见少许青紫斑点。

  我和尸体打交道这么多年,一下子就看出那是什么了,绝对是尸斑,难道他融合失败了?

  “慕琛,慕琛快醒醒!!”

  “慕琛!”

  听见我呼喊,秦慕琛慢慢睁开眼睛,深邃的眸子落在我身上,我深呼一口气,瞬间幸福值爆满。

  他身上什么也没穿,肌肉匀称,线条完美,我看着忍不住脸一红,垂下眸子说道,“赶紧给我解开吧,你身体好像出了些问题,咱们去找仙仙看看。”

  谁知他竟然翻身压上来,“难道是对昨晚表现不满意?”

  想起昨晚的猛烈,还是第一次玩这种捆绑的花样,我脸红得要滴出血了,赶紧埋开视线,“你昨晚太勇猛,我那里还在疼你,求你别玩了,赶紧把我解开,我们去找仙仙给你看看。”

  秦慕琛听着我这么说先是一喜,随即脸色暗沉下去,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融合失败,难道连她都看不出来了?

  昨天晚上一路狂奔,出了中阳宫底,外面一个人也没有,连车都没有,但是他总觉得桃花就在附近,心里头那股感知越来越强烈,或许是太想知道她的消息,便放任鬼气蔓延,最后压抑在慕霖体内的鬼气全都不可收拾的释放出来。

  不然他没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鬼气释放之后慕霖身体迅速衰竭,昨晚他很想和她一起死在情欲之中,可惜到后来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我看着秦慕琛沉思的面孔有些担心,忍不住又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慕琛终于回神了,从我身上翻下去,给我把手脚上的绳子解开,昨晚上实在太疯狂了,我手腕和脚踝全都勒出一条血痕,好在尤美之前受伤买了药水在屋里,我裹着浴巾赶紧去上药。

  右手很快的把左手的伤包扎好了,可左手给右手上药十分困难,秦慕琛拉了一张椅子在我跟前坐下,把我手里的面棉签抢了去,强势拉过我的手开始上药,他上药的样子很笨拙,努力想温柔一点,但是却把我弄的更痛。

  “慕琛,你的手……还是我先给你上药吧!”

  他手上血肉模糊,有的地方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白骨,一定是昨晚上打墙上受伤的,我想给他搽药,没想到他眼神一冷,“别动!”

  我只好规规矩矩的坐好,虽然心疼他,可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头暖暖的。

  给我手上包扎好之后他又把我脚抬上去放在大腿上,用酒精清洗伤口,疼得我呲牙咧嘴,脚板忍不住在他腿上动来动去,谁知道突然碰到个硬邦邦的东西,立即心头一颤。

  秦慕琛偏过头一脸阴沉的看着我,冷冷吐出,“再乱动后果自负!”

  我咬着嘴唇偷笑,突然觉得惹他生气的时候也蛮好玩的,小脚不怕死的在他腿上磨蹭,时不时触碰着他坚硬的某处上下滑动,耳边全是秦慕琛倒抽冷气的声音。

  给我包扎好一只脚之后,他想把我放下,我不让,直接把另一只脚也伸上去,两只脚一起搭在他大腿上,一只脚乖乖的给他上药,一只脚留着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