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2.看来你不懂什么叫后果

092.看来你不懂什么叫后果

  他的脸已经越来越铁青了,呼吸变得急促,再胡闹下去,估计他就要扑上来了,我赶紧见好就收,想把脚放下去。没想到他突然抓住我脚踝,直接起身把我两脚缠在他腰上,压下来恶狠狠说道,“看来你不懂什么叫后果!”

  “那个……慕琛啊……该我给你包扎了……”

  “不用包扎,吃你治百病!”

  说完他沉身把我抱紧。我干脆半推半就让他得逞好了,伸手扣着他后背,突然感觉好暖,好开心。

  于是,我们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出门,我脚痛走德有点慢,秦慕琛大长腿走的很快,虽然脸上阴森森的很嫌弃我小短腿,但还是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就停下来等我。

  “走那么快干什么,就不知道等等我啊。”我小声嘀咕,想上去抓他的手,他又酷酷的把手插在裤兜里面。

  不知道他是听见我说话还是什么的,竟然把手拿出一只来,我确定没有看错,竟然张开着手掌,我雀跃着跑上前一把抓住他大手。连脚上的痛都忘了。

  他竟然没有拒绝,反倒是把我手握起来,牵着我慢慢走。

  我的心像一只小鸟飞起来,忍不住偏过头看着他,虽然他冷冰冰的,也不善于说情话,甚至有时候还不小心伤害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他,如今只是稍微对我一点好,我都能白痴一样乐呵呵好久了。

  秦慕琛带着我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见他满身是血,而我也穿着新嫁娘的旗袍。好几次偷偷从后视镜里面看我们,最后忍不住来了句,“兄弟为了抢新娘的也够拼的啊,都被打吐血了,要去医院么?”

  我看着秦慕琛隐忍笑意,想等着他怎么回答,谁知他任然面无表情,冷冷吐出,“去中阳宫西。”

  说完之后他脸色更阴沉了,估计是想回家找宗昇算账,我赶紧把昨天在半道上被宗昇截住的事情给他说了,顺便在他身上翻找电话,想给周仙仙打个电话,没想到那家伙倒抽一口冷气竟然一眼横过来。

  天啦撸,这眼神太熟悉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么。可以随时随地发情?

  我尴尬的收回手,“手机借我用一下。”

  他高冷的把脸别开,我鼓起勇气直接把手伸到他两腿中间,得意的扭了扭小脖子,“手机拿来用一下!”

  本来以为他会乖乖就范,可我太低估他了,谁知道他竟然抓住我的手往更里面摩挲起来,嘴角勾起一抹邪势的笑容,好像在说,‘看来你不懂什么叫后果。’

  “算了不借了,不借了!”

  我费了好大力才把手抽出来,干脆借司机大哥的手机给仙仙打过去,仙仙那边可能正在和宗昇吵架,声音还带着火气。只是简单的告诉我她在荣京医院,让我去那边找她。

  把手机还给司机的时候,我让司机不去中阳宫了,改去医院,那司机回头看了眼秦慕琛身上的血迹点点头,“还是先去医院吧,别为了女人把命给搭上了。”

  秦慕琛阴沉的脸黑了三分,也没拒绝,于是我们变道去医院了。围刚丽号。

  医院那边周仙仙正躺在病床上,一脚打着石膏高高吊起,正指手画脚对着旁边的宗昇呵斥,“搞什么玩意儿,让你削个苹果,你他妈削得只剩下核了,你故意的吧?”

  宗昇现在脸上的表情估计和秦慕琛差不多,一脸铁青,拿着水果刀的手颤抖不停,给气的,他肯定想过好几遍,要不要直接用这把刀把周仙仙给结果了。

  昨天晚上让人把她皮卡车拖走之后,原本打赢了兴奋不已的周仙仙刚走两步就跪到地上,简易包扎的小腿血流成河,送到医院拍片之后才发现……

  她的小腿本来只是骨裂,因为受伤后没及时送医院还和宗昇打架,断了!

  早点为什么不断?

  非要等他输了之后才断,而且她带着伤都把他打赢了,因为这个昨晚上周仙仙已经嘲笑她很多遍了,而且还仗着她自己躺着不能动,简直把他当成杂役,奴役来使唤。

  原本得意洋洋咬着苹果的周仙仙突然脸色一紧,把苹果放下就对着宗昇招手,“不行,我想尿尿,过来扶我去一下。”

  宗昇蹭一下脸红到脖子根了,想起昨晚上抱周仙仙去上厕所的场景,她身材娇小在他怀里就跟个少女似的,把她抱到厕所里面去之后,他站在外面听着那嘘嘘的水声,手心紧张得冒汗,心跳也忍不住加快。

  就连回来之后那种偷人似的感觉也久久不散,害他一晚上都没睡着。

  那时候她刚刚打了石膏,晚上医院也没人,看她可怜才勉强答应,可是现在,她变本加厉各种奴役他就算了,医院里来来去去全是人,让他一个大男人扶她去上厕所,他的脸还要!

  “我去帮你找护士!”

  宗昇起身就想出门,周仙仙赶紧大叫起来,“不要护士,拄拐脚疼,我要你过来,抱我去!”

  她一字一句,告诉他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

  宗昇气的胸腔起伏,回头就是一通暴吼,眼镜都气歪了,“周仙仙你他妈有完没完!!”他真的从来不爆粗口的,但是面对这个女人,他所有素养都无法约束他了。

  周仙仙小脸耷拉下来,从被子里直接掏出宗昇那条红内裤,拿着红内裤指着宗昇,“别忘了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跟班,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怎么?才第一天你就要反了?做不到别答应啊,只要你现在承认你不是男人,我也可以取消我们之间的约定。”

  宗昇拳头捏的咯吱作响,本来他觉得自己口才能言善辩,甚至有些毒了,没想到周仙仙也不弱。

  他们病房的门敞开着,好些人路过都要伸长脖子进来看看周仙仙手里拿的什么,然后讪笑的看了宗昇一眼又小声议论着跑开,嘻嘻的笑声让宗昇忍无可忍,只好走到床边,“我只把你抱到洗手间外面。”

  “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敢忤逆我,我不仅让你把我抱进去,我还要你给我脱裤子……”

  “周仙仙你还是不是女人?!!”

  宗昇立即暴喝打断她继续说下去,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觉得是耻辱,但是在往后的日子里这可是性福,以至于他天天都缠着某仙,把手邪恶的伸进她的中长衫,‘你不是要让我帮你脱裤子么,愿意效劳。’

  周仙仙只是故意说来气他的,他要真脱,她还不干呢。

  “老娘是不是女人关你什么事,你只需要记住,我是你的主人就行了。”

  说完她伸出一只手,宗昇乖乖的把高高的身子弯下来给她勾住脖子,然后把她抱起来出门去,在门口碰到几个小护士,看着这一幕全都惊呼出声,悄悄说着好幸福,好浪漫,她男朋友好帅之类的话。

  周仙仙听在耳里忍不住往上瞟了一眼,正好看到宗昇完美的下颚,尽管昨晚睡在医院,他也在车里整理过仪容,随时都保持着严谨帅气的样子,勉强承认他比秦慕琛帅那么一点吧。

  我和秦慕琛一起到了医院,本来他不进去,被我硬拖了进去,找了个医生把他的手重新包扎了下,那个医生给秦慕琛包扎的时候就跟看见怪物似得,“你必须马上去做检查,我怀疑你得了什么罕见之症。”

  “不用。”秦慕琛冷冷吐出两个字。

  那个医生还想说什么,我怕他看出秦慕琛现在的身体只是尸体,赶紧说道,“让你包扎你就包扎,废话那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