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3.相煎何太急

093.相煎何太急

  包扎好出来之后,秦慕琛直接往厕所方向走去,连刚才医生都发现他身体不对劲,他真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我跟在他后面,没想到他突然停下,顺着他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宗昇守在女厕外面,仙仙从里面出来,然后女王似的把手一抬,宗昇赶紧狗腿的把她抱起来,转身才看见我们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你们……”

  宗昇看到秦慕琛就跟见鬼似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抱着仙仙的手下意识松开。

  仙仙惊呼一声树懒似得往宗昇身上爬,一边爬一边大吼,“你干什么,想摔死我!!”

  我下巴差点掉地上了,猛然想起之前仙仙和宗昇打的赌,难道我家周大仙威武霸气把宗昇给打败了?

  看着他憋屈的样子真是太解恨了,刚想说点什么落井下石,没想到宗昇直接把周仙仙重新抱起来,如风一般的男子。瞬间消失在走廊转角了,只剩下仙仙的声音,“我在307!”

  “噗……”

  这声音不是我笑的,是我旁边的秦慕琛笑的。刚才就见他嘴角抽搐好像忍得很辛苦的样子,现在终于忍不住了。用拳头掩嘴笑得双肩抽动,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笑。

  想起刚才宗昇逃跑的样子,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了。

  “咳咳!!”

  笑罢,秦慕琛干咳两声,也不想照镜子了,迫不及待的往307走去,我跟在他后面,“慕琛你以后别冷冰冰的了,刚才笑起来多帅啊。”

  秦慕琛似乎心情很好,听我说完又勾唇浅笑起来,还主动伸手牵着我,我估计他是想像宗昇示威。

  越接触,我越发现他心底孩子气的那一面了。

  宗昇飞快把周仙仙抱回病房放床上,再三叮嘱她不准把昨晚他打输的事情泄露,特别警告不准把他的内裤拿出来,要是秦慕琛看到他连内裤都输了,估计他这辈子都别想在秦慕琛跟前抬起头了。

  我们赶到的时候宗昇站在窗前一脸苦大仇深,当他看到秦慕琛的时候,冰冷的视线突然变成了阴鸷,快步上前一把揪住秦慕琛的领子,“说了让你不准破坏契约,为什么不听?”

  “我没有破坏,是体内的鬼气不受控制,自己冲破的。”秦慕琛也不生气,把宗昇的手掰开。

  宗昇一手指着我,手指都快戳到我鼻子了,“一定是为了这个女人吧?又是她!”

  他的样子太吓人了,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知道他在说慕琛身体融合失败的事情,我自知理亏,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慕琛一把把我拉进他怀里,沉眼看着宗昇。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三番四次想杀了桃花,杀不掉你又让尤美假扮她让我死心,桃花都已经答应去阴间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要和她结婚我就不满意!你的新娘只能是孙弈弈!”

  “我的新娘只能是桃花。”

  秦慕琛说着环在我腰上的手收紧三分,我心头一阵感动,有他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千辛万苦找回身体来见他,以往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为什么非要娶她,她能帮你什么?忘川河过不了,现实更帮不了你什么,现在政局混乱,没有秘书长做靠山,等父亲一死,你就等着被赶出中阳宫吧。”

  “父亲?”秦慕琛挑眉看着宗昇。

  宗昇眼神一凝,赶紧把视线别开,秦慕琛已经松开我上去揪住他了,“你叫他什么?”

  他们两人横眉怒目,我和仙仙这边对视一眼,皆读懂彼此眼中的信息。

  宗昇这两天估计被仙仙折磨的疯了,一项严谨的他竟然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这难道是无意中说出自己身世的节奏么?

  秦慕琛一发怒身上又鬼焰翻腾了,宗昇道法高强,气场自然不弱,我站在他们两人旁边都能感觉到空气涌动,赶紧跑到周仙仙跟前去,管他们要打架还是吵架,让他们自己解决。

  宗昇显然不想在说这个话题,想把秦慕琛的手掰开,可是秦慕琛铁了心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揪着他又吼了句,“我问你刚才叫他什么?”

  “我是说……你的父亲……”

  这语气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秦慕琛低咒一句,拉着宗昇就往外面拖,“走,跟我去验DNA。”

  宗昇一听说验DNA,直接结出指法用法术把秦慕琛震开,他越是这样秦慕琛就越坚定心中猜想,瞬间爆发出鬼气扑上来,看他们两人打起来了,仙仙赶紧让葫芦娃去把门关上。

  “秦慕琛你疯了,我怎么可能和你有血缘关系!”

  “我疯没疯去验过之后就知道了!”秦慕琛擦去嘴角的血迹,笑得邪魅。

  其实他早就怀疑过这个问题了,明明他才是亲生的,可父亲却对宗昇特别看重和信任,如果他们之间仅仅是养兄弟的关系,宗昇凭什么处处管着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二十年的寿命也要帮他重生?

  而且宗昇行事一直果敢狠辣,对对手毫不留情,对秦家没有利益的事情更漠不关心,一个外人为了秦家至此,仅仅是感激养育之恩,这也太过了。围介来才。

  秦慕琛就算实力鼎盛的时候也勉强和宗昇打个平手,现在实力大不如前,宗昇明明可以用法术直接把他制服,他却只是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偶尔出手也没带法力,估计是怕伤到秦慕琛,毕竟慕琛现在很不稳定。

  种种情况联想起来,连我都觉得慕琛的猜想不是没可能。

  “仙仙快想想办法,他们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慕琛昨晚上还吐血了。”

  “艹了,你们不知道病人需要休息啊,自家人也打?”周仙仙拿出宗昇的内裤砸过去,宗昇一直密切注意秦慕琛,没注意仙仙会突然出手,那大红色内裤直接挂他脑袋上了。

  宗昇赶紧把裤子拿下来,暴跳如雷回头朝着周仙仙冲过来,秦慕琛迅速冲上来扣住他脖颈,我也上去帮忙,终于把宗昇制服了,他眼神太吓人,仙仙已经钻进被子里躲着去了。

  秦慕琛直接拖着宗昇往门外走去,宗昇大吼,“你不能去检查,他们会把你抓起来研究!”

  “他们抓得住我?”

  “你疯了,你想让秦家大乱么?”

  “呵,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秦家为什么会大乱?除非突然多出来一个儿子。

  秦天弘当初也是政治联姻,宗昇比秦慕琛大两岁多,如果他真是秦慕琛的哥哥,那么这场政治联姻就完全变了性质,变成负心汉上位的丑闻,秦家肯定会大乱。

  而且当时宗廷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对外宣布宗昇的身世,大家都以为宗昇就是他的亲生儿子,难道死了还要被带上一顶绿帽?

  还要宗家和秦家的关系扑朔迷离,别人会说宗廷为了上位,甘心帮别人养儿子和情人之类的。

  如果秦慕琛非要较真,最后受伤的不仅是年老病缠的秦天弘,而是宗昇,几乎这里面所有牵连的人都会受伤。

  宗昇一项以大局为重,这种情况只能妥协,干脆放弃挣扎,“我承认了。”

  他刚承认,秦慕琛一拳挥到他脸上,讽刺的冷哼,“呵,我猜就是这样。”

  说完,秦慕琛把宗昇放开,解开西装扯松领带,围着宗昇数落起来,“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和父亲好像,一天到晚给别人规划人生,可能只有你才是老东西的的亲生儿子,我和慕霖都不是!”

  宗昇也扯松领带,冷眼看着秦慕琛声明,“你和慕霖也是。”

  我和仙仙皆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头对宗昇倒是改观不少,以前一直觉得他管太宽,没想到他隐忍一切都是为了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