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4.学机灵点

094.学机灵点

  确切的说应该是为了秦慕琛,不然凭他长子的身份,咱们国家官位世袭,他完全可以等秦天弘双胞胎儿子死了之后得到政委的位置。

  秦慕琛听了宗昇的话,自嘲的笑了,“是么。既然他还有你这个儿子,政委的位置就由你来接任吧,我看你挺合适的。”

  “你胡说什么!”

  宗昇当然知道自己很合适,可他身份尴尬,而且他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把秦慕琛送上政委的位置。他就能全身而退了,这一生只有法术才是他的追求。

  突然多出来个哥哥,秦慕琛一点也不恼,反正从小他就把宗昇当成哥哥,干脆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我是认真的。”

  气氛缓和不少,宗昇坐到秦慕琛旁边,恢复之前高深莫测的样子,“你已经和孙弈弈订婚了。秦家必须由你来接任。”

  秦慕琛又要恼,我突然想起他们刚才就说过这个名字,赶紧问道,“孙弈弈是谁?”

  “秘书长孙坚的女儿。慕琛已经和她订婚,你和他没可能了。”

  “我不会和她结婚的。”

  他两又要打起来。突然宗昇的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居然是尤美的声音,秦慕琛直接电话抢过去,“你最好立即滚回国外,再让我看到你,就是你的死期!”围介讽技。

  “秦慕琛?宗昇电话怎么在你这里?”

  等宗昇抢回电话慕琛已经把电话掐断了,宗昇气的真想再给秦慕琛一拳,可看见他脸上隐隐尸斑,又赶紧拿电话给尤美打过去,“师姐,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么?”

  “没有!就是有我也不会救他,帮我转告秦慕琛,让他去吃屎吧!”吼完尤美愤愤挂了电话。

  原来尤美竟然是宗昇的师姐,怪不得法术高强。

  宗昇拳头咯吱作响,冲着秦慕琛就是一通吼,“你干的好事,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请来这里给你做法,你还把她得罪了,现在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秦慕琛不以为然,反倒拿宗昇打趣,“只有你才受得了那个女人,看来留学的时候已经习惯了。”

  宗昇当然知道秦慕琛指的是尤美那方面的需求,两句话不对,差点又打起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或许这就是他们间相处的方式。

  没隔两秒宗昇电话又响了,他以为是尤美,赶紧拿起电话,一看号码却眉头蹙起,秦慕琛扫了一眼那号码也面色凝重,两兄弟一起凝听电话中的内容。

  这次是个男人打来的,声音不如尤美尖细,我没听清楚。

  宗昇接完电话之后和秦慕琛对视一眼,然后两人齐齐站起来,宗昇直接往门外出去了,仙仙叫他威胁他,他也没回头。

  秦慕琛则走到我跟前,“仙仙出院你们就回家,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来找你,等我。”说完他也急匆匆的走了。

  周仙仙大骂宗昇走的时候连声言语都没有,“招呼也不打,爹死了啊这么急!”

  她骂完之后突然看着我,我也心头一紧,“有可能真的死了爹。”

  两兄弟怒火滔天准备打架,恐怕只有秦家出事才能让他们立即态度一致,而且上次见秦天弘的时候,他咳得那个样子,猜测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我心头竟然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他死了就没人能阻扰我和慕琛了,可下一秒心头又无比愧疚,他毕竟是慕琛的爹,他死了我还高兴,太不应该了。

  周仙仙知道我心情不好,安慰我给我讲她昨晚上是如何打败宗昇的,瞥了眼之前她扔地上的宗昇内裤,走得急那家伙没拿走,她就像是宝贝似的,让我赶紧给她捡起来。

  我用她中午吃饭的一次性筷子给她夹起来丢过去,“你也不嫌恶心。”

  “有什么办法?这不是怕宗昇反悔了又来给你和慕琛添堵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知道啦,你对我最好了,还把你的腿给伤了。”看着她的腿,我心头全是歉疚,一直都是仙仙在帮我,以后她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周仙仙摇了摇她打着石膏的腿,又想起宗昇,嘴巴一瘪埋怨道,“秦天弘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时候死,以后只能自己上厕所了。”

  她这么说我才想起宗昇抱她上厕所的事情,赶紧抓住她手腕,“宗昇那王八蛋没对你使什么坏心眼吧?”

  “那男人比秦慕琛还木头,简直就是块冰,他能使什么坏心眼,你没看到我拿他裤子的时候,那表情,就跟处男似的。”周仙仙说着贼兮兮的笑起来,好似又在回味享受征服那一刻了。

  还鄙视人家是处男,她还不是个处女!

  之前我还挺看好他们两的,总觉得他们之间可能会擦出火花,可现在我有些担心了,尤美是宗昇的师姐,那女人太淫荡,连何笙箫都抵御不了,宗昇和他一起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没发生什么我可不相信。

  我赶紧把去找秦慕琛遇到尤美的事情跟仙仙说了,仙仙听了之后沾上病毒似的把宗昇内裤丢掉,“赶紧拿个袋子装起来,扔车里一个月后就丢掉。”

  “要不就扔了吧,到时候你就说你藏起来了,如果他不守信用,你拿着这个也没用。”

  周仙仙估计觉得我说的有道理,让我把裤子扔了,大不了到时候买个一模一样的,宗昇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她大概还要住院一星期,晚上我在医院陪她睡,好久没和仙仙聊天了,今天晚上聊天,发现她老喜欢有意无意的聊起宗昇,就像我以前喜欢聊秦慕琛一样。

  我细细听着没揭穿,好不容易有个男人能引起仙仙的注意,宗昇就暂待考核吧,不然仙仙这么年轻还真当一辈子道姑啊,尤美不是说双修效果很好么,我又有些期待他们两个的发展了。

  等她兴奋劲过去了,我才把自己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说出来,“仙仙,你知道宗昇和尤美一起给慕琛施的那种法术么?慕琛昨晚上为了从尤美魔抓中救我,强迫使用鬼力,今天慕霖的尸体已经出现尸斑了。”

  秦慕琛脸上的尸斑不是特别明显,仙仙一直待在床上可能没看到,听我这么说立即沉思起来,想半天最后无奈的摇头。

  “不知道用的哪一种,和我们茅山派的借尸还魂法术倒是有些类似,不过借尸还魂是禁术,我姥姥都不会,估计会的就只有虞锦天和你怪胎师父了。”

  “对啊,我怎么忘了我师父呢?他让我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就去找他,我去找他不就行了!”

  我现在睡意全无,怪胎师父肯定有办法救秦慕琛,仙仙看我坐立难安,推了我一把,“想去就快去吧,给我叫个护士进来,给钱让她照顾我就行了。”

  “我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行么?护士毕竟是外人。”

  “护士怎么也比宗昇照顾的好吧,昨晚那家伙照顾我我都行,我周大仙又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

  周仙仙说完又把帆布包拿过来,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现在还是下午,你去买身衣服再买个手机,然后租辆车过去吧,你现在修为比我还高,我也不用担心你了。”

  反正周大仙也不差钱,我接过银行卡在她脸上吧唧一口,“仙仙我最爱你了,你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我说完准备走呢,那丫的把我拉住,“不是无以为报,你很快就能报了,这次去你怪胎师父那机灵点,记下他怎么弄那些邪法的,到时候回来全都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