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5.得不到的爱

095.得不到的爱

  囧,我额际滑落几条黑线,怪不得突然对我这么好,原来是有目的的,想起怪胎师父对我的非人折磨,我浑一哆嗦。突然忍不住邪笑起来。

  “既然你这么想学,我一定会教你的,安心吧。”怪胎师父那我做小白鼠,我就拿周仙仙练手,这样想心里果然平衡多了。

  周仙仙咒骂一声抓起枕头朝我砸过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次过去能保住小命回来再说吧!”

  关上房门,我脸上的笑消失了,怪胎师父条件非常苛刻,这次要他帮忙救慕琛,不知道他又要拿什么折磨人的法术在我身上实验了。

  不知道哪里可以租车,反正周仙仙卡里有的是钱,我取了几万块出来直接包了辆出租车去秦阳。

  本来想先回家一趟的,可是从荣京到湛江再到秦阳,会绕很多路。至少要多耽搁一天的路程,最后只好作罢。

  还记得我走的时候老妈在后面叫喊声音,当着那么多亲友的面离开现在还没回去,估计大家都以为我逃婚了吧?

  名声什么的我早就不在乎了。只是心头觉得很对不起笙箫。

  ……

  明明是昨天下午才发生的事情,对何笙箫来说却恍如隔世,这一夜他独自坐在房间里,红着眼眶失神了一晚上,将他和陈桃花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全都回想了一遍,想着她的笑颜如花,心头痛到不能自已(yi)。

  虽然昨天的婚礼是假的,可他真的好开心,至少桃花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早知道是这样,倒不如没有昨天的一切,他还是像以前那样跟在桃花身后看着她,没有奢望,就没失望。围尤匠号。

  “她不会回来了。”

  笙箫张了张龟裂的唇瓣,自言自语,随即倒在床上闭上眼睛,连被子都没有扯过来。

  等他睡下之后,门外响起一声叹息,笙箫爸身上还沾着露水,怕儿子有什么想不开的,昨晚他在这守了一夜,等笙箫睡下之后,他才眯了眯布满血丝的眼睛,也回屋休息了。

  其实在外面守了一夜的不仅笙箫爸,还有林思思,笙箫能看见她,所以她不敢进去,听着里面一声心痛到极致的叹息,她眼睛一红,眼泪不争气的滚出眼睑,赶紧用手撩着袖子擦去。

  笙箫这是对桃花死心了么?

  她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听到他这么难过的声音,自己也跟着难过起来,真想冲进去把他抱住,这么想着,她已经移动身形进去了。

  何笙箫卷缩在床上闭着眼睛,眼角还残留着泪痕,疲倦的面容让人心疼。

  林思思先是坐在床边,想伸手抚摸他的脸差点距离,见笙箫手腕那里有处空隙,她干脆直接钻了进去,这样她整个人就在何笙箫怀里了。

  等她做了这一切才发现自己太大胆了,要是笙箫突然睁开眼睛,看见她离得这么近没准会吓死。

  林思思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要不是早死了,估计现在会心脏病发而亡,脸上火辣辣的羞臊,她只好屏着呼吸,一点也不敢乱动。

  等了好久笙箫呼吸均匀像是熟睡过去,她才大胆的伸出纤纤玉手,颤抖着指尖轻轻覆在笙箫脸上。

  手指一触碰到笙箫的脸,林思思眼泪又忍不住了,即便在睡梦中,他的眉头也深拧着,帅气的面容失去光彩,熬了夜连胡渣都长出来了。

  “笙箫,别难过,还有我在你身边。”

  看着笙箫为了陈桃花折磨的不成人形,林思思心头是恨桃花的,可一想到在范河坤那里,桃花为了秦慕琛被范河坤当成试验品折磨的只剩下半条魂的样子,她又怎么也恨不起来。

  就像自己为了笙箫能在外面守一夜一样,感情没人能强迫,守候是残酷漫长的现实,如果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她肯定会喜极而泣吧。

  想着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刻,林思思清冷的脸上忍不住有了笑容,大家闺秀的她一笑就会用手掩嘴,没想到这一动作竟然把林笙箫给惊醒了,他睁开迷惘的眸子看着她。

  瞬间有种做贼被抓的感觉,林思思下意识想逃,可何笙箫已经抓住她手腕了,顺势就把她抱在怀里,俯身吻到她唇上。

  何笙箫的吻是那种很生涩的吻,仅仅两片唇瓣触碰着,就算是这样,林思思脑子也翁一声就炸了,双拳攥得很紧,瞪大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连呼吸都忘了。

  像这样和一个男人同塌而眠,或者是被男人抱在怀里,包括这个吻,都是林思思的第一次,甚至第一次动心都给了何笙箫。

  他竟然吻了她,说明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么?

  如果他要加深这个吻或者有什么别的举动,她一定不会拒绝,既然是她爱的男人,她的第一次肯定是献给他的。

  笙箫的吻大约停留了一分钟才离开,林思思红着脸娇羞的把头埋在她肩膀上,笙箫的手在她后背上收紧,仿佛要把她揉进怀里,她差点兴奋得晕厥过去。

  “桃花……真的是你么?”

  桃花?

  林思思浑身僵硬,心情瞬间跌落谷底,不,应该是跌入地狱。

  他竟然把她当成陈桃花了。

  想起刚才那个吻,那可是她的初吻,他竟然把她当成了别的女人!

  就算再喜欢何笙箫,得不到也罢,总比被人当成替身好,林思思心底还残存着大家小姐的傲气,挣脱他的手想离开,可何笙箫仿佛抱着全世界似得,把她箍的紧紧的。

  不仅如此,他还把头埋在她脖颈上,就像是个受伤的孩子在寻求安慰,一遍遍说着别离开,那声音沙哑到请求。

  “放开!”

  “我不放,我永远不会放手!”

  “何笙箫你……唔……”

  话还没说完,他的吻再次袭来,这次可不止是覆在唇瓣上了,他的舌撬开她的皓齿,气息已经浸入她的思绪,让她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她只知道眼前是他爱的男人,手忍不住覆上他的后背环住,深深收紧。

  何笙箫感觉到怀里人儿的回应,迅速加深这个吻,林思思脑子里一团乱,就算替身也罢,如果这样能让他好受一点,她真的没什么的。

  反正,明天他醒了之后,也会以为只是春梦一场。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分不清这是高兴还是难过,只知道紧紧的抱紧笙箫。

  他身上的阳刚之气灼烧得她有些难受,让她既痛苦又期待,闭着眼睛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可是突然,林笙箫的吻停下了,用手指勾着她的肚兜,沉浸半晌之后突然将她放开,见鬼似得退后到床边,“怎么是你?”

  何笙箫脸上哪里还有情欲,这活脱脱的见鬼,他不是抱着桃花么,怎么变成林思思了?

  凉意让林思思清醒,她虽然清瘦,但伸出还是很好的,修长的腿暴露在外,她赶紧扯过衣服把身体遮起来。

  何笙箫脑袋痛的像是要爆炸了,甩了甩脑袋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人,的确是林思思,又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立即扯过被子把自己遮起来,就像是怕被强女干一样。

  他虽然是下意识的的动作,可刺痛了林思思的双眼,咬着嘴唇扑哧扑哧的往下掉,愤恨的看着何笙箫,心头更是悔不当初,自己为什么鬼迷心窍钻进他怀里?

  “思思,你别哭,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把你当成了桃花。”

  一听桃花的名字,林思思嘴唇都咬破了,鲜血浸出,眼泪滚落的那一刹那,伸手隔空给何笙箫来了响亮亮的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