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6.古墓道歉

096.古墓道歉

  何笙箫被打蒙了,又仔细扫了眼整个房间,这确实是他屋里没错啊?

  林思思怎么在这里?

  刚才梦见桃花了,难不成这林思思也是梦里的产物?

  “思思,你别哭,就算是在梦里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笙箫着急解释。没想到另一边脸也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真实的痛感让笙箫终于彻底清醒了,眼神闪过一抹温怒,“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我……”

  林思思真是委屈到了极致,他解释认错人了。她心里难受。他质问自己,她更难受,眼泪扑簌扑簌掉下来,林思思捂着衣服站起来,“我下贱,行了吗?”

  丢下一句话,林思思呜咽着飘走了。

  何笙箫本来心里挺郁闷的,好不容易睡着,经过刚才的事情。已经睡意全无,想下床去洗个澡,下床却踩到林思思的掉在地上的衣服。

  洁白的纱裙被他踩出一个鞋印子来,那个印子落在白色纱布上非常刺眼。就好像原本高冷纯洁的林思思,被他今天无意污染了一样。

  尤其是刚才林思思咬着嘴唇隐忍委屈的样子,让何笙箫不由得慌乱起来,虽然把她当成桃花了,可他记得是他主动的,主动抓着她的手,主动吻的她,甚至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面。

  回想刚才触感,何笙箫脸唰的红了。低咒一声把林思思落下薄纱捡起来放在书桌上,然后才进去洗澡。

  只要清醒了他就会想起桃花,何笙箫冲着水又想起桃花听到秦慕琛三个字离开的背影,心痛难忍,突然林思思刚才离开的影子跳出来,和桃花背影融合,她清丽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

  “shit!”

  何笙箫低咒一句,关了水立即擦干身子,出去拿了衣服换上,视线紧紧盯着林思思的落下的纱布,最后抓着纱布拉开门就冲出去,外面天还没亮,只是远处天空出现了鱼肚的翻白。

  他直接走进桃花为鬼魂们准备的房间,光头不知什么时候烧了张床摆里面,原本不大的休息室被他一张床占去大半。

  此刻他光着身子露出一身肥肉姿势难看的躺着,桃子卷缩着小身子枕在他肚皮上面。

  光头一打呼,脸上的横肉都在抖,睡着了看起来都凶神恶煞的,桃子乖巧的就像是个瓷娃娃,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他已经把桃子的小被子踢到地上去了。

  何笙箫用脚踹了踹光头脑袋,光头猛的惊醒,一看何笙箫竟然踹自己脑袋,想发怒。

  准备跳起来的时候发现桃子躺在自己肚子上,赶紧轻轻把她放下,就连吼何笙箫的声音都压下来好几个分贝。

  “你踹老子干啥?”

  “桃子怎么在这里?”

  “大妹子走的时候把桃子交给我照顾,我当然带着一起睡,小破孩不分男女有别,桃子跟我女儿差不多大,你他妈别用猥琐的思想啊!”光头伸手指着何笙箫,他要敢说什么难听的话,立马揍他。围尤庄血。

  何笙箫当然没那意思,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光头本性不坏,无奈的把他手拨开,“我是说你这睡相不好,都要把桃子挤床底下去了,等会把她抱我屋里和我睡吧。”

  听笙箫这么说,光头把手放下了,把小桃子往里面挪了挪,“桃子没什么法力,受不住你的纯阳之躯。”

  他都忘了自己是纯阳之体了,鬼魂和自己靠近都会觉得不舒服,那刚才林思思呢?

  自己蛮横的把她搂在怀里,她没有受伤吧?

  “光头大哥,我来是想请你进桃花那屋,帮我看看林思思在里面没有。”其实他本来打算让光头把林思思衣服还给她的,可听光头一席话之后,还是决定亲还给林思思,顺便给她道歉。

  光头一听说进桃花那屋,开始不同意,后来何笙箫答应给他烧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光头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去桃花屋里晃了一圈,出来对着何笙箫摇了摇头。

  “没有,估计回古墓去了。”

  新修的古墓特意为林思思留了一个入口,何笙箫当然知道入口在哪里,只是外面阴森森的,哎,还是去一趟吧,不然回去也睡不着,这衣服放在屋子里也碍眼。

  笙箫拿了个手电筒就往古墓去了,入口是库房的密室,现在库房里面没有堆东西,直接打开密室就能进去了,一步步石台阶直接通往地下,反正一般的鬼魂都不敢靠近他,他干脆喊了声林思思的名字。

  林思思正坐在棺材上抹泪呢,一听竟然是何笙箫的声音,立即化成一阵鬼烟隐入黑暗之中。

  古墓不大,何笙箫很快就走到林思思棺木前,棺材板上还残留着些许湿润,看上去像是泪水,之前打开的棺木已经合上,不知道林思思在棺材里没有。

  里面的尸体蛮恐怖的,而且这棺材也算是林思思闺房了吧,贸然打开也不好,反正古墓不大,林思思如果在墓室,他说话她肯定能听见。

  深呼吸一口,何笙箫鼓足了勇气说道,“思思,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

  隐在暗中的林思思身子缩了缩,忍不住呼吸一紧,小心翼翼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知道你担心我才来我房中看我的,而我却对你做了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实在对不起,我这两天心情不好,犯了不该犯的错误,如果刚才你打的两巴掌没泄气,那我帮你打。”

  何笙箫说着要往自己脸上招呼去,没想到手还没碰到脸上,就被一阵风把掌力化开了,手打在脸上根本不痛,林思思果然在里面。

  他赶紧继续说道,“思思你在我心中就像是冰清玉洁的莲花,我从不曾有过亵渎之心,刚才的事情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你的衣服落在我那了,我给你送过来。”

  林思思两手抱在胸前,没了外套她香肩都漏在外面,其实他能找来这里,她心里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了。

  笙箫把林思思的衣服放在棺材上就转身离开,林思思终于忍不住,飞出去从后背将他抱住,身体贴在他纯阳之躯上面就传来隐隐灼烧的感觉,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绝不会放手的。

  何笙箫浑身僵直,林思思身上带着好文的玉兰香气,他一下子就猜出来是她了,想把她的手掰开,可她就是不松手,也不说话。

  “思思,你应该知道我心里只有桃花,我一直拿你当朋友,你再这样我们以后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听完这一句,林思思清楚的听到内心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心底的那股傲气又钻出来了,松手后直接长袖一拂,强劲的力道把何笙箫震出墓室摔在外面正在修建的墓地上。

  发怒之后林思思又有些后悔了,刚才是不是出手太重了?

  何笙箫如释重负,总算把衣服还给她了,趁着刚天亮没人发现,笙箫赶紧关上墓室机关回陈家大院去了。

  我这边一直坐车直到晚上才进入番湖,番湖过去就是秦阳了,算了算时间大概半夜四点的时候能到那边,到了也得等着天亮,我干脆和司机师傅商量看能不能在番湖住一晚,明早再赶路,没想到他竟然不同意。

  还以为他着急回荣京,我也没在意,在车上睡起来,打算去了秦阳之后先找个地方住,等天亮再去师傅那。

  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一双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急促的呼吸在耳边,脸上的也湿漉漉的让人恶心,忍不住睁开眼睛,没想到却见自己身上覆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