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7.诡异公交

097.诡异公交

  瞬间睡意全无,虽然黑漆漆的车内也没开灯,但我一下子就认出那个人是谁了,艹尼玛的这不是那司机么?

  怪不得他非要今晚上赶路,原来开夜车就是为了对我图谋不轨。

  “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我大吼一声,抬脚狠狠踹在他小腹上。车门被锁,我踹一脚没把他踹出去,赶紧缩起身子退到窗边上,还好身上衣服还在,之前为了行动方便我买的是长裤。

  想起刚才那家伙恶心的把口水涂到我脸上。我立马用袖口擦拭。一边去拉车门,他妈的我这边也被锁上了。

  那家伙被我踹的撞到脑袋了,恼羞成怒伸手就抓住我脚踝,把我往他那边拖,粗喘着像是头饥不择食的饿狼,口水都流出来了,让人感觉十分恶心。

  对付恶鬼我可能没什么经验,可打人,中学的时候我和仙仙没少实战练习。我另一只脚直接踹他脑袋上,专门往太阳穴踹,人的这个地方很脆弱,力道大的话可以直接把对方踹晕。

  这种情况我当然卯足了劲往死里踹。一脚过去,那丫的惨叫一声,偏偏倒倒从车座上摔下去。

  “臭娘们,劲还挺大的啊!?”

  那家伙气极,说话的嗓音都得变粗狠了,伸手到前座下面抽出一根木棍。

  咱们村里也有人在开出租车,听说跑夜车的时候防止被抢劫,都会放家伙在车里防身,没想到这个渣男却用这东西来威胁别人。看他刚才动作娴熟的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车门拉不开,封闭的空间内,肯定他拿着棍子胜算比较大,我赶紧把手收回来,装作害怕的样子,不然他一棍子抡下来,我不死也晕了。

  “大哥,你想干什么好好说,拿家伙干啥呢?”

  “好好说!?呵,可以啊,你先把衣服脱了,然后把钱全给扔前面去。”那家伙先是色眯眯的盯着我,然后又眼红的盯着我旁边的包。

  该死,之前随便买了个包有些薄,几万块塞在里面鼓鼓的,别有用心的人一下子就能猜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怪不得这家伙之前对我非常热络,还说什么租车不安全,坐大公司运营的出租车安全些,我看这家伙当时就已经把我盯上了。

  几万块反正是周大仙的,我一点不心疼,直接把包给他扔驾驶座上去,“大哥,好好说别动粗,你要干啥我都配合。”

  之前色诱过曾茂才,再面对这种男人我已经轻车熟路,媚眼一抛,小唇一舔,那个男人果然警惕性松懈不少,棍子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仰起下巴看着我,“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赶紧脱。”

  “是是,这就脱。”

  我的运动服是套头卫衣那一种,八月底的天气还有些热,我里面只穿了吊带,为了逃生,也只好让他饱饱眼福了,大不了等会儿再戳瞎他双眼!

  那家伙看我撩起衣服眼睛都直了,我巧兮笑兮,扭扭捏捏故作风骚,慢悠悠的把衣服往上脱,那家伙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趁他眼睛里全是大波的时候,我身形突然移到他面前,直接把卫衣从他脑袋上套下去。

  九天玄女的法力穿墙不行,瞬间移动却十分好用,我突然近身,那丫脸都吓惨白了,惊叫一声想把衣服扯下来,我已经把他手里的棒子抢过来了,对准他脑袋往死里敲。

  一棒子下去,血腥味扑鼻而来,“老娘常年和死人打交道,鬼都不怕,还怕你个色狼?”

  “艹你妈的……”

  “还敢骂人?信不信老娘打得你满地找牙!”

  居然还敢骂我,我真把棒子对准他的脸抡下去,实在是太气人了,我心急火燎去找师父救慕琛,没想到路上遇到这么个玩意儿,搁谁谁能不生气?

  而且还冒充出租车司机,给人家出租车公司抹黑,不知道有多少像我这样为了安全,反而把自己送入虎口的姑娘?

  那家伙刚开始还骂骂咧咧的,紧接着就是求饶,到后来都没声了,掀开一看,把那丫打的都不成人形了,一脸都是血,眉骨和鼻梁估计都破了,跟死狗似得晕过去。

  太气愤用力过猛了点,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探了他脖颈动脉,还好没死。

  只是我衣服上染满他的血,肯定不能再穿了,好在这年头只穿吊带也没什么。

  我把扔到驾驶座的钱拿回来,顺便按下控制把车门打开,我驾照还没考完,只能看看路边能不能遇到顺风车什么的。

  等出去之后我才发现,这家伙为了劫财劫色,已经从高速公路上下来了,把车停在一条小路旁边,还不是水泥的。

  周围一片昏暗连光亮都看不到,我只好拿手机打开自动定位系统,定位出来我大概在荣京和番湖交界的地方,往前面走大约两公里会有个小县城,县城有高速出入口,估计渣男司机刚才就是从那下来的。

  两公里也不算远,我扛着木棍走起来,现在大约是十二点,去了县城里肯定还有酒店在营业,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好了。

  走着走着,身后突然传来汽车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一辆公交车,没想到还赶上末班车了,我赶紧拦下来。

  这次我知道什么叫财不露白了,在包里摸了好一阵,找到张十块的投了进去,那司机看也没看,这年头没零钱投十块的很常见,投完钱我准备过去坐下,这一看傻眼了。

  最后排的座位上居然坐着一老头和一老太太,脸色刷白,浑身透露着一股子阴气,绝对是鬼!

  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可不坐车自己走两公里也挺辛苦的,反正我又不是没见过鬼,我挑了个最前面的位置坐下,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往他们两个身上瞟,还好他们也没什么反应,就跟没看见我似得。围尤见才。

  连连看了几眼他们都保持着那个状态,我也就放心了。

  听说末班车基本都是发空车,用来搭在亡灵用的,人要是没急事千万不要坐末班车,不然很容易被鬼魂冲撞,轻则大病一场,重则被鬼缠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两公里很快就到了,先忍忍吧。

  很快前面就看见一些光亮了,我的心反而更紧张了,忍不住偷偷回头瞟一眼那两老鬼,这一瞟差点没把我吓死,那两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了,跟僵尸一样。

  突然,车停了,我本来想下车的,没想站在我身后的老太婆开口了,“让开,我们要下车。”说话的时候她还把脸凑上来,面无表情的样子相当吓人。

  我这才发现自己伸在外面的脚挡住他们下车了,赶紧收回来,他们两僵硬着身子就下车了。

  他们在这里下,我肯定不敢下了,不过他们走了我就能安心了,谁知道我们车门刚关上,突然车窗上撞上来一个血肉模糊的影子,正好撞在我旁边,我忍不住啊一声惊叫出来。

  是个人……不不……是个鬼!

  那鬼估计刚死没多久,像是被人砍死的,身上血都还是红色的,撞到窗户上之后用力拍了拍大吼,“停车,我要搭车!”

  我心里面是崩溃的,刚走了两个鬼又来了一个,更奔溃的是,司机居然停了!!

  司机居然停了!!

  我擦,窗外那个是鬼啊,司机也能看见?

  完了完了,我肯定不小心坐上一个鬼公交了,好在我身上阴气重,估计他们也把我当成鬼了。

  司机开门之后那个血淋淋的身影就从窗户上滑下去,然后从前门上来,明明车里全是空座,他偏偏走到我旁边坐下,还转过头看着我,眉头微微皱起,就好像再说,这个咋不怎么像是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