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8.身处险境

098.身处险境

  被那家伙盯的头皮发麻,我干脆把脸别开,透过窗户上反光的影像观察他一举一动,要是他敢对我出手,这种新鬼我直接就把他打的魂飞魄散。

  好在那鬼和之前两老头老太一样,研究我一番之后就呆滞着目光看着前方。

  两公里的路不到十分钟。对我来说简直度秒如年,刚到县城边上就看见一个亮着灯的旅馆,我想也没想就大喊停车,司机一开门我就跳下去,没想到那个被砍死的鬼也跟着我下来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没理他,赶紧朝旅馆跑去,那旅馆大门大打开着,明明大热天的。进去后却感觉到一股冷气,有个穿着暴露的前台小姐坐在那里玩手机。

  我忍不住打量了下这个旅馆,中等装修,看样子开业不少年了,前台小姐穿的这么少,这旅馆位置也偏僻,估计还提供特殊服务吧。

  “给我开个标间。”我对住的方面没什么要求,能睡觉就行了。

  那女孩一听我说话,抬头起头看我,眼底闪过一抹欣喜,赶紧给我一张房卡,都没问我身份证什么的,估计小县城查的不严吧。

  房间在二楼,她送我上去,一路上都笑眯眯的。要他是个男的,我肯定会以为她对我有意思,一直目送我进门她才下楼,房间还算整洁,就是有股子霉臭味,又像是腐臭味。

  刚才进旅店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估计平时住的人少。所以没什么人气,不然那个前台见了我也不用笑成那样,待会我得搬点东西把房门抵住,要是再碰到黑店什么的,我这玻璃心怎么受得了啊。

  洗了个澡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没想到隔壁屋传来一阵浪叫声,我立马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旁边真有人在做人肉交易,那女的还挺卖力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我用被子把耳朵捂起来。又听到一阵哭腔,还有男人暴喝声,两人吵的很厉害,紧接着又加入了几个女人的声音,然后哭着的那个女孩不要不要的喊着,最后还是乖乖就范了。

  居然还有逼良为娼的戏码!

  要是在湛江我肯定立马跳起来了,但这里人生地不熟,刚才听到好几个男人女人的,我孤身一人,还是不要管这种闲事了。

  昨晚上就没睡好,现在我真是困的不行了,刚睡的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耳边有讪笑声,隐隐觉得浑身就像是坠入冰水中一样冷的发瘆。

  我迷迷糊糊的去摸被子,没想到没到一个冰凉凉的东西,那东西还在动,把我的手给抓住了,我睁开眼睛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一个男人正睡在我床上,还抓着我的手。

  那男人大概三十多岁,长得一般,脸色苍白,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一笑就露出两颗大金牙,浑身往外冒着鬼气,简直比光头还猥琐。

  “没想到还真是个活人,三十万花的不冤枉。”

  那家伙以为我看不见他,猪手摸着就往我胳膊上伸,我猛然想起前台小姐看着我笑的样子,那跟看见钱走进来似的,没想到她看中的不是我住店的小钱,看中的是这个鬼的三十万大钱。

  早就猜到这旅馆有问题,却没往这方面想,擦,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鬼呢,怎么办?围台他才。

  趁我思考的时间,男鬼已经把手伸到我肩膀上了,想拉下我吊带,我装作翻身躲开了他的咸猪手,双手立马结出惊雷诀,回头就打在那鬼脑门上。

  男鬼惨叫一声被震飞数米,脑袋上被打出一个大窟窿,可惜我躺着不能完全发挥九天玄女的力量,他见我是道士,立即变身成青面獠牙的样子,嘶吼一声像是在呼唤同伴。

  必须马上解决他然后离开这里,我立即把九天玄女的力量灌输在右手食指上,用银针刻在肉里的伏魔令立即金光迸射,我赶紧念出咒语,“天蓬之力,助我降伏妖魔,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缚鬼伏邪!”

  随即采用闪现的方式到他面前,直接把伏魔令插进他心脏里面,青面獠牙的恶鬼惊诧的看着我,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伏魔令的熊熊法术之火烧成灰了。

  门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我赶紧把装着钱的包拿起来跨在身上,还没走到门口就有一大群鬼穿门而入,为首的是个老鸨子模样的女鬼,她身后有几个彪形大汉,还有前台那个女人也在这些人之中。

  老鸨子神色慌张四处看了看,随即脸色阴沉,“你竟然杀了莽哥?”

  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下子来了七个,为首的老鸨子看起来道行不弱,恐怕比林思思还要厉害。

  还有那个前台小姐,我现在才发现她竟然附身在一个刚死不久的尸体身上,怪不得之前没发现异样,这两人道行都不弱,打起来我一个人完全没有胜算。

  要是有金钱剑,凭我现在的道行,肯定没问题。

  “娘,这道士丫头把莽哥杀了,莽哥兄弟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怎么办?”前台女现在不笑了,恶狠狠的看着我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

  “能怎么办,把这丫头抓起来,交给草莽门大当家的。”

  擦,还草莽,我记得草莽英雄是个褒义词吧,他们也好意思取这名字?

  老鸨子说完立即使了个眼色,她身后几个大汉就冲上来了,那几个男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两个还没近身就被我解决了,老鸨子一看我竟然有法器在手里,修为也不弱,立即吹了一声哨子。

  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果不其然,楼体内又响起一阵脚步声,这次来的不是鬼了,是一群男人。

  那些人一个个就像是被鬼吸光了精气似得,骨瘦嶙峋,我的法术只对鬼有效,这些人前赴后继不怕死似得往前冲,没一会就把我给捆起来了,就跟蚂蚁搬食物一样把我从旅馆里运出去。

  等出了旅馆之后我才发现,刚才住的那间旅馆原来是纸糊的,肯定是有阳间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看来这世上像虞锦天那样的邪道士还真不少。

  我被他们绑着直接往山上走去,山上空气很凉,阴气弥漫,到处都是坟堆,就跟乱葬岗似得,不知道这里住了多少鬼。

  有这些被女鬼迷住的男人在这里,我根本没办法逃脱,情急之下能想到的就只有虞睿了,可我又不好意思找他,他救过我不少次了,我没什么可报答他的,而且虞睿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个危险的存在。

  那家伙在地府历练这么久,现在不知道变得多厉害了,到时候我打不过他还不得被他吃干抹尽啊。

  老鸨子和前台女估计就是那个旅馆当家的,跟在这些人后面压着我一起去找那个叫什么大当家的赔罪,那些人刚刚走进乱葬岗中央周围就静了下来,坟头上冒出一个个鬼影子。

  几秒钟的时间里,整个乱葬岗全是密密麻麻的鬼影子,有些男鬼怀里还抱着女鬼,估计是老鸨子送上山的。

  “汤姨,你带人上这来干什么?”

  “赶紧把你们大当家的请出来,这人杀了莽哥,我把他抓起来给大当家的赔罪呢!”老鸨子神色慌张,显然很怕这个大当家的。

  那些鬼一听说莽哥死了,个个脸色剧变,数百道带着杀意的眼神朝我射来,我深深感觉不妙了,这村子该不会以前被屠村了吧,怎么这里这么多鬼,男女老少都有。

  就算把宗昇找来,他一个人估计也没法对付,恐怕光是带着我逃跑都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