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要乱来

返回首页冥夫要乱来 > 099.虞睿浴火归来

099.虞睿浴火归来

  要是怪胎师父在就好了。

  哎,现在谁也不在,终究还得靠自己,待会实在不行就挟天子令诸侯,再不济等那些人没注意的时候用闪现移动逃跑,出了纸糊的宾馆。外面逃命要好逃一些。

  那几个被鬼吸了精气的男人扛着我一直走到山上,山顶上有个破庙似的的小屋,占地挺广,只是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估计里面都没一间好屋子了。还没走进去,破庙里面就一阵狂嗜的阴风吹出来,在门口显现出一个男鬼的模样。

  男鬼身材十分高大,穿着蓑衣斗篷。彪悍的脸上拉了一条长长的刀疤,左眼有些失明,翻白的样子看上去十分骇人,浑身强大的鬼气环绕,和秦慕琛有一拼,怪不得老鸨子这么怕他。

  看到他的瞬间,我就放弃挟持他的念头了,估计我近身之后就没法脱身了。

  估计有人已经通报过了,当家的男鬼一脸阴鸷,伸手一捞我整个人就飞起来了,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他手里,他掐着我的脖子仔细看了看我,我以为他会把我掐死呢,没想到他直接把我扔到地上,然后偏过头看着老鸨子。

  “你说。是这个小丫头杀了阿莽?”

  “对对,就是她,这小丫头厉害着,我都没看清她就把莽哥杀了!”老鸨子赶紧说道。

  “你杀的?”

  他突然偏过头看着我,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可这种时候傻子才承认呢,我赶紧摇头。用下巴指了指老鸨子。

  我没说话,那当家的却懂了我的意思,当即火了,立即让手下把老鸨子母女团团围住。

  老鸨子也不是吃素的,现在也不卑躬屈膝了,勾起阴冷的嘴角看着大当家的,“洪鹰,别想借着莽哥之死大做文章,我知道你肖想我春香楼很久了,但别忘了那是张天师的地盘。”

  洪鹰的听完之后哈哈大笑,笑罢之后朝着老鸨子走过去。“张天师的地盘又怎么样,他现在又不在,再说了,就算他在也得敬我鹰爷三分,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了,也不敢来攻我乱葬岗?”

  “洪鹰,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春香楼一直敬你三分,还时常送女人上来给你们玩,你别得寸进尺!”

  “老子今天不仅要得寸进尺,还要过河拆桥!”

  话音一落,所有的鬼都朝着老鸨子母女扑过去,趁现在没人注意我,我赶紧跳着往山下跑,双手被绑在后面,怎么挣也挣不开,勉强用了两次闪现移动,然后就累的不行了。

  这山上路不好走,我跳着跳着突然绊倒了,摔到地上直接往山下滚去,滚着倒是比跳着快多了,只是撞的好痛啊,我生害怕撞到我脑袋了,要是撞晕在这里,必死无疑。

  突然我后背好像撞在了树上,总算是停下来了,我蛹动身子翻了个身,没想到却看到一鞋,这鞋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洪鹰!!

  他妈的怕什么来什么,我直接被他给提起来了,他的表情很像要杀人的节奏,我赶紧求饶。

  “鹰爷饶命啊,莽哥不是我杀的,我只不过是去旅馆住店的,是老鸨子杀了人,拿我当垫背的。”

  洪鹰就像是听到笑话一样,从鼻息中发出一声冷哼,“哼,平常人看到这么多鬼早就吓晕了,你还有胆子逃走,还敢向我求饶,说是你杀了阿莽我相信。”

  擦。

  还以为这个刀疤洪鹰是个莽夫,这逻辑思维蛮清晰的嘛,连我没想到的他都想到了,我现在装晕还来得及么?

  见我不说话,他又要掐我脖子,我赶紧大叫一声,“鹰爷,阿莽想强女干我,我失手杀死他我认了,但是你现在趁我被绑杀我,也太不爷们了,我敬你是条汉子,你要是我和单挑,死在你手里我心服口服!”围台妖弟。

  好吧,这一招是临时跟周仙仙学的,她能把宗昇打败,没准我运气好也把眼前这个打败了。

  就算打不过,好歹挣扎两下,不然这样被绑起来掐死,我死的多冤呐!!

  洪鹰缓缓放下手,“有意思,那我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

  他说完直接把我放下站在地上,只听唰的一声,眼前寒光一闪,我身上的绳子就断了,洪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亮闪闪的长剑,又有点像是刀,和日本武士用的那种差不多。

  我才刚刚站定就觉得自己又要倒了,刚才我根本没看清楚他怎么抽刀的,而且他这打扮没刀的时候像莽夫,手里多了一把刀,突然画风一转变成刀客了,我擦,洪鹰生前不会是武林高手吧?

  显然他已经把我当成对手了,据说这是比武时对对方的尊重,必须全力以赴,我双腿哆嗦,面对这样的男人,耍再多的小聪明都是徒劳。

  “鹰爷!我看你威武霸气,自知打不过你,你可不可以让我一招!”

  “让你十招招都可以!”

  “好,鹰爷是条汉子!”

  马屁拍完,我立即在心底默念请鬼咒,虽然我现在修为提高不少,但现在情况危急,我不能贸然请师或者请神,要是失败了,洪鹰肯定近身一刀就把我结果了。

  只有请虞睿最保险,心头一千个一万个愧疚,我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现在,还不能死!!

  “加急急如律令敕!!!”

  我大吼一声,响彻山野,几乎把所有的法力都集中在这一句口诀之中,随即脚下一跺,下一秒狂风大作地动山摇,我的绑起来的头发被吹散狂舞起来,双眼凌厉俨然地狱来的修罗。

  洪鹰做鬼不少年头,又和张天师打过交道,一定知道我现在施的法术是什么,大喝一声已经飞到我跟前了,刀锋迅速落下。

  强大的邪气融入我体内,充斥在我小腹阴阳太极的阴极之中,那股黑色的洪流突然汇聚成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影子,我在心底呼唤他的名字,不过他并没有回答,而是迅速占据我的身体,用两指接住了洪鹰砍下来的刀锋。

  洪鹰大惊,立即飞身退开数米,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独眼微微眯起,“你是谁!”

  虞睿勾唇浅笑,像是要大干一场似的把西袖口的扣子解开,轻蔑的视线看着洪鹰,“记住了,这个女人是我的,谁想动她,我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刚才是轻描淡写的说着,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虞睿突然脸色阴沉,屈成五爪的手就像是聚能环似的,里面汇聚的强大邪气如惊涛骇浪要破空而出。

  他闪身出现在洪鹰面前,洪鹰想用刀挡,可是他的速度根本没有虞睿快,被虞睿一掌打在胸口上,当即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切太快了,如果我不是灵魂封闭在体内,恐怕我都没有看清楚,怪不得虞睿出现时这么狂嗜,原来已经历练出真本事了。

  洪鹰自知是打不过了,但毕竟以前是学武之人,并没有逃跑,而是战斗到底,虞睿速度极快,他应接不暇,最后被连踹几脚重伤跪在地上。

  我能再呼唤虞睿显然他有点激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洪鹰身上,突然身体暴涨在我身后幻化出一头麒麟猛兽,那猛兽浑身黑色烈焰,狰狞着就要上前咬断洪鹰的脖子。

  “不要!!”我大喝一声。

  冲到洪鹰跟前张开血盆大口的麒麟猛兽,就跟被风吹散了似的,在我眼前烟尘飘飘就消失了,虞睿不满的从我身体里离开,化成人形站在我旁边,我也重回自己的身体了。

  再次见他,他已经不像当初那样狼狈了,而是意气风发,纨绔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傲视群雄的气势。